从保姆到作家——与《我是保姆》作者李兰的对

作者:从保姆到作家——与《我是保姆》作者李兰的对 来源:未知 2020-07-13   阅读:

记者(下简称“记”):你是一位业余作家,也是一位真正曾在北京当过保姆的人,你创作的这部小说《我是保姆》,应该算是中国第一部保姆小说了。我想知道,像人民文学出版社这

  记者(下简称“记”):你是一位业余作家,也是一位真正曾在北京当过保姆的人,你创作的这部小说《我是保姆》,应该算是中国第一部保姆小说了。我想知道,像人民文学出版社这样一个全国重量级出版社为什么会选中你这样的一个业余作者? 
  李兰(下简称“李”):这个问题可以从出版社副社长潘凯雄先生的一段话中去寻找答案。他说,虽然这部小说的文本,从小说做法上来说还可以找出很多毛病,可以看出它的幼稚、不成熟等等,但是有一点是现在许多作品没有的,就是现在大量的作品叙述很娴熟,结构也很巧妙,想象也很丰富,就是不提供当下的生活经验。生活经验也是当下的时髦话,用老土的话说就是没有现实生活。有时做具体工作的人,可能和搞纯研究的、纯学术的距离就产生了,经常听到一种声音,文学在边缘化,抱怨媒体的变化,抱怨资讯的发达,抱怨读者的急功近利等等,但是从来不站在文学自身的立场上想想我们自己有什么问题,读者为什么抛弃了这些作品,而没有抛弃另外一些作品,这是很严峻的问题,没有人一针见血地想过、谈过。这部作品恰恰是那一类的作品所没有的,文学自身的内在规律我们肯定要尊重,但是文学作品和生活的紧密关系也是文学的生命力,我们同样也应该尊重。我想这可能就是出版社选中我的原因。 
  记:你是怎样从一个保姆走向一个作家的呢? 
  李:我本来是四川山区里一个比较富足的小家庭主妇,但是我心里特别热爱文学,我内心的一些想法和感觉需要以某种方式宣泄出来,文学就成了我首要的选择。在我们那个地方不可能实现这个梦,因为没有人能指导我。我是学工科的,学机电的,没有受过文学理论的熏陶,我肯定需要老师的指导,哪里有好老师?上海和北京。2003年底、2004年初,四川川妹子家政公司正在搞万名川妹子进京当保姆,这个事很多媒体都报道过,我看到了这个消息,就想着做保姆就可以来北京了。在我来北京之前的八年时间里,我家一直有保姆,前后用过四个保姆,我和她们相处得非常好。首先,我心里不怕雇主对我怎么样,我觉得这是个小问题,而且我自己做家务活也挺能干的。到了北京来写小说,肯定是漫长的过程,如何生活下去,我必须要有谋生手段,要找一个工作,保姆是最佳的选择。保姆工作很单纯,干家务活,不做带孩子的,最初给我找了一个带孩子的活儿,我不干,还和他们有矛盾,他们那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做家务活是死的,干的时候脑子里就在思考。真正动手写的时候每天一两个小时就够了,我大量的时间都在思考着保姆的生活,思考着如何写作。 
  记:这么说来,你从一开始做保姆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文学理想,是为了到北京找一个好的指导老师。这些年来,是否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文学指导老师? 
  李:是的,我已经找到了我的指导老师,他就是《当代》的编辑周昌义老师,我从他那里受益无穷。来北京之前,我开始关心每部小说的责编,看《当代》是我多年养成的习惯。2003年有一期发了两个长篇,责编都是周昌义老师,我就到北京来找他,由此开始了我的文学之路,这也是一种缘分吧。在最初的时候,我心里涌动着很多感觉,涌动着很多东西,但是我不知道用什么方式表达,也不会用写作的方式表达,是周昌义老师教会了我用文字表达感受。可以说,是周老师指引我走上了文学这条路。 
  记:你在2006年出版了《以赌为生》,你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这本书是通过文学对自己的救赎。现在,你又写了《我是保姆》,这本书跟之前那本书的感觉有什么不同? 
  李:完成这部小说相对要从容一点。写《以赌为生》的过程中,在周昌义老师的指导下我学会了写作技巧。面对这本书的时候就写得比较从容一点,写出来的是整体性的东西。当初来北京,为了生存我就去做保姆,一不小心回头发现我经历的保姆生活也挺鲜活的,也挺有意义的,而且没有人写过,我就想写了。写第一部小说的感觉完全是摸索着,就像在黑洞里,不知道该怎么写,写这部小说时,大体的东西已经能够感受到了。 
  记:新浪网对这本书做了连载,效果很好,一直都在每周排行的前三名,这么多读者喜欢它,肯定有其道理,你自己认为是什么原因让读者喜欢这本书的呢? 
  李:我想可能是因为这本书的题材吧。保姆是日常生活当中非常常见的社会现象,牵扯到千家万户,与百姓的生活紧密相关,而且保姆和主人的关系一直是为大家所关注的,一直是热点话题。这个作品应该说是很生活化的,是反映当下生活的很有现实性的题材。 
  记:这本书里写的是高级保姆受雇于比较有钱的家庭,其实生活中更多具有代表性的保姆一个月拿不到1200元,普普通通。为什么当时写作时选择的人物有这样的对比性? 
  李:如果保姆两个小时活儿干完了就走人,和雇主不会有什么矛盾。但是,如果24小时相处,彼此的性格和见识就不一定完全相容,您可能在不经意间让她感受到什么?毕竟雇主和保姆是两个一点都不相关的阶层,有些时候是局外人无法感受到的。您和您的爱人在一起,那么亲密的人都有矛盾,您和一个保姆,一个陌生的人,而且你们之间是雇佣的关系,会一点矛盾都没有吗?如果矛盾发生了,您该如何处理?如果是保姆忍让,那保姆是不是就受气了?当然,人和人之间都是有矛盾的,不能要求完美、和谐。有时候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作为一个雇主对保姆的伤害,这是很多雇主感受不到的。 
  记:林瑶到最后从一只很温顺的绵羊变成了一匹狼,您觉得她是被迫这样的吗? 
  李:完全是有原因的,她本来很善良,如果她生活的很好,没有下岗,不会出来当保姆,家庭就不会破碎,就不会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走到这一步,都有感情的逻辑,我觉得人性很多都是社会给予的。 
  记:这本书的结尾,林瑶去法国当保姆的时候,在那个瞬间想起了齐总,内心有很浓的思念,虽然她伤害了这个雇主,但她还有这种情感,您写的时候是不是有特别的内心感受? 
  李:对,写得泪流满面,写到后来每天都在哭。这种相处就是爱恨交织。您要是和雇主没有这种感受,可以拿爱情来比较,假如和爱人离婚,如果走到分手这一步绝对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别说两个人,和宠物待在一起都有感情,何况他们两个人那么好,但命运又是这么安排的。过去之后,平静下来还想着这份感情,很多人都会怀念美好的东西。 
  记:这本书前后两部分的风格好像不大统一,前半部分是娓娓道来的叙述,合情合理;但是最后保姆为了自己的孩子却要去害齐总,这种突然的变化,让人感觉太突兀了,太戏剧化了,对这个结局我觉得有点意外。 
  李:是的,确实存在这个问题,我在写作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周昌义老师也曾经给我指出过。本来想改,但是后来一想,既然已经写成这个样子了,强扭未必好。而且这样可能会更真实一些。 
  记:小说是一门虚构的艺术,但是也需要有生活的真实,你在写作的时候是不是融入了自己做保姆的真实生活经历呢? 
  李:是的,这部小说里肯定有我做保姆时的影子,但更多的还是其他保姆的故事。我经常去保姆公司,写小说的时候经常和保姆交流,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共同面对的,于是我就把它们全部串在了一起。 
  记:你现在还做保姆吗?今后有什么打算? 
  李:这段时间没有了,整理这本书的时候就回家了,直到这个书出来。暂时没有安排下一步。我真的担心我现在去当保姆,人家看到这本书会不请我了。当初当保姆的时候也是为了写小说,今后怎么走还不知道,主要是一条路,还是热爱文学,在这条路上能走多远不知道,只是努力,其他的都为这个服务。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级别的英文 庆七一活动
从保姆到作家——与《我是保姆》作者李兰的对: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上一篇:胡启明
从保姆到作家——与《我是保姆》作者李兰的对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