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除封印之后

作者:解除封印之后 来源:未知 2020-07-09   阅读:

在这个秋季刚刚到来的那些日子里,科特岛上弥漫着一股氤氲的仿佛要让人窒息的气味。大块大块的麦秆被放倒在广阔平原上,其间有为数不少的农民在上面弯腰劳作。从空中

在这个秋季刚刚到来的那些日子里,科特岛上弥漫着一股氤氲的仿佛要让人窒息的气味。大块大块的麦秆被放倒在广阔平原上,其间有为数不少的农民在上面弯腰劳作。从空中俯视,仿佛是一幅抽象画上的几何线条和点,不可理解地横贯其中。突然有一大群烈鸟从空中组队飞过,发出巨大的刺耳的“咧咧”……咧咧……的声音。它们无心停留,急切地想要离开这块变得越来越让人不满意的岛屿,如果在冬季来临之前它们还不能到达目的地的话,也许等待它们的就是死亡。尽管如此,这群烈鸟还是在空中稍稍盘旋了一阵,紧紧盯住陆地上有可能捕获的那些猎物。可惜,那些原本探头探脑的农民在烈鸟恐怖的鸣叫声后一时间不知所终。烈鸟们哀哀地低史记了一声,挥动巨大的如钢刀一般的翅膀齐地飞走了。 
  在这个岛上,这种食物链,或者说是游戏般的关系从若干世纪前就开始保持了,并且坚不可破。在身形巨大的烈鸟逐渐远去,并且影子也消失在遥不可测的地平线上之后,抽象画上那些黑点又重新出现在画幅般的麦田上,他们重新拾掇起锋利的鐮刀切割他们的麦秆。他们从不怀疑,危险或者说遭遇危险是他们生存的能力。他们中的一部分就曾经企图反抗上帝的这一安排,运用智慧去改变现实,结果付出了血的代价。 
  青年达农混迹在秋季收割农作物的劳动人群里。他的母亲在上一个季度里病倒在榻,巫师来过了,面对脸色苍白的妇人为她进行了一番祈祷。在过去的一个季度里,达农担负起了这个家庭所有责任,生活和劳作的艰苦让他成为一个勇敢坚毅的优秀青年。 
  刚才躲避烈鸟袭击的农民现在又重新从四周的遮蔽物后出现,继续他们收割。达农望着远方的天空,烈鸟消失的地平线上,一大片云彩一直在变幻着不同的形状,像一个庞大恐怖的怪物不时地变幻着自己的形状以此吸引捕捉到猎物。它时而变成锋利獠牙的老虎,时而又变成展翅猛扑的巨禽。 
  达农站在广袤看不到边际的田野中、他是来为了自己的过冬的粮食而劳作的。 
  此时他却仿佛又进入了自己习惯的遐想中,对着远处那一片云彩发了呆。他往常很羡慕那些自由的烈鸟,每当它们横掠天际,任何地面上的活物都可能成为它们口中的美餐。但是这个大陆上的烈鸟已经越少了,他觉得自己有时候外出狩猎甚至都很少能够碰到那些大家伙。不单单是烈鸟、老虎,白豹都很少见了。上个星期他在树林里见到一窝枯腐的老虎的尸体,它们的骨骼清晰可见,就那么摆放在从林里,没有搏斗过的痕迹,也许是自然死亡的。达农并不了解是什么力量可以让这些凶猛恐怖的动物屈服下来。他曾听村里万能的祭师说过,上帝控制着宇宙苍穹世间万物,他是万能的主神,上帝,世上的人帮这么叫,他为人类带来旦夕祸福,生老病死。 
  科特村落里的成年男子,分为两类,他们保持着这个种族的传统长达好几百年。资质平庸缺乏信心的一类留下来照顾村里的老小,捕获猎物,供奉先祖。而另一类,勇猛刚毅自信能够建功立业的。他们往往会离开村落到大陆上去,加入王帝的雇佣军团,为了荣誉和胜利而战。科特岛上的战士历来以骁勇善战著称,他们以善战闻名遐迩,科特岛上人以此为豪。  
青年达农也正为他的人生抉择而充满愁绪,不知如何抉择。时常陷入呆茫的状态。爱菲儿,他所深爱的姑娘,以及他体弱苦难的母亲,是使他难以割舍,不能贸然离去的原因。 
  除此之外,他是科特岛几代以来最勇敢的战士。达农,他能单手擒住一只白豹,就像抓住一只麻雀那么轻松。那些退伍的军人都说,他会为科特岛带来非凡的荣誉和财富,他家族的历史会因为他而被改写。他年轻稚凡,可是他的名字已经被整个科特岛的人们所熟知,很多人在那场著名的“科特保卫战”上亲眼目睹了达农的勇敢。
他一个人冲入敌军的阵营,单枪匹马左冲右突,杀死了一百多个入侵者。敌军的首领慌了神,组织起弓箭手进行反击。可阵形被达农冲散了,弓手们忘记了本来的站位。首领从疾呼,怒吼变成了哀号,他看见达农一步步向他逼近。他看见达农脸上恐怖的死神般的神色,和他那被鲜血染成血红色的眼睛,那一刻首领才真正感觉到了来自地狱的力量和无限靠近疯狂杀戮而带来的恐怖感。当达农提着敌军首领的首级向着胜利的科特岛族人宣告这场战斗的胜利时,人们毫不怀疑这个少年的将来,将会成为科特岛的伟大的英雄。 
  呛人的气息因为农户们焚烧收割完毕的麦田而变得更加浓郁了。人们纷纷扛着自己收获的粮食回村去。农户们喜气洋洋,在这个金黄色的收获的季节里散布在空气中这种气氛像是打上了一针兴奋剂似的莫名不可言状。只有步数的焚烧麦田的人留在那里执行古老的农作习惯,一以待来年的羊收。达农手持着火把,机械地把这片荒芜的田地点缀上希望的火焰。 
  天色逐渐暗淡下来,远处天边的巨大云彩现在变成一片更加巨大的火烧云,和这一片田地一样着了火。他看到火烙焰,就回想起以前的战斗,特别地鼓噪,按捺不住地颤动。他看到那条地平线,仿佛自己是置身在远方大陆上的战士,手持巨剑,开疆扩土,接受王帝的封赐。
    他正这样想着,突然被晃了眼睛,像是一面镜子,或者是类似的表面光滑的金属器皿。达农好奇了,他顺着光亮的地方寻过去,在麦田的远处,一个坡角上。找到了那个光源。他站住,瞧那个东西,它只露着略微的一角,因为火烧的缘故重新显现人间。四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黄金的质地,才能发出那样炫目的光泽。虽然被埋在浑黄的泥土里,却因为火烧的灼热使其变得明亮异常,它四周散发着仿佛蒙上了一层彩虹般颜色的绚丽光晕。  
    达农被这景象所吸引,伸出手去触碰那个东西。这才发现它原来是一个冗厚的器皿,被深深地埋在土坡和平地的夹角之间。它像是被随意丢弃在那里,而又像精心埋藏,又或许是不想被别人发现。只是因为年代久远,这片土地被村民们开垦成土地,覆盖的泥土被一层一层地削薄,逐渐形成现在的样子,这才使得它重新见得天日。 
  达农渐渐被那器皿所吸引,它本身散发着一般不可思议的魔力,让人身不由己地靠近。他就那一步步地走近它,被它独特的光幻所吸引。他拨开覆盖在那上面的土层。那些因为失去植被保护的泥土已经难以承受住手掌的哪怕是轻抚,—点点地滚落下来。它的面目一丝一毫地暴露在他的眼前;八角形的,类似祭祀盒的器皿,全身直黄金打造,八个露分别镶嵌着不同颜色灼宝石、玛瑙或者是琥珀。周身镌刻着奇怪的符文,类似古庙里的记载上古先知和供奉用的碑文符咒。达农抽出随身携带的镰刀,拨去盒子周围嵌覆的泥土,它整个露出来了。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东西,这个美轮美奂的上古遗物,历久陈新。他一拿起它,就被一种奇怪的感觉所包围。那种感觉,使他回想起自己少年时冲进敌阵疯狂杀敌的感觉。他也不知道那是勇猛,疯狂还是他的什么感觉。那么多种感觉交融汇杂在一起,仿佛有一种力量要把他整个人都击倒似的。达农站在原地,摇摇欲坠,他把自己强拉回现实中来,定了定神,仔细打量着手中捧着的东西。他看到它的顶部,打开中缝才能开启的盒盖上,有一张用精美细薄的银质的银箔包裹着的符咒,刻着细长的竖向排列的文字。  
    值在感叹这个盒子巧夺天工的同时,不免起了巨大好奇心想要打开这个盒子。不管它是潘多拉的魔盒还是上帝的药柜。
    达农正打算伸手去开启它,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们说:“达农,扛着你的粮食,在这儿,我们的工作结束了,回去吧!”他知道他的伙伴们,正朝他的方向走来催促他回去。达农的心忽地起了涟漪,他居然没有回应他的伙伴,他像躲避野兽那样躲避了他们,闪进了一隅。现在他胸膛里的一整颗心是如此想要揭开这条封印,打开这个盒子一睹里面所藏匿的秘密。现在,此时此刻,他已经不是像以前那样子,他大概也不是从前那个达农了,自从他看见了那个金色的封印盒子开始,他就被一股神秘的强大力量所包围笼罩,这股力量神秘地控制了他,使得他的意念不再能够受他自身控制。 

分享给小伙伴们:
解除封印之后: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诗歌写作解除封印之后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一周年纪念日
解除封印之后相关文章
栏目最新
解除封印之后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