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和 堂 姐

作者:我 和 堂 姐 来源:未知 2020-07-09   阅读:

我有一个堂姐,比我只大三个月。我们一起玩耍、一起上学、一起长大。我上的学比她多,我大学毕业了,可她只上了三年学就辍学了。现在,我在城里当公务员,她还留在农村守着她

   我有一个堂姐,比我只大三个月。我们一起玩耍、一起上学、一起长大。我上的学比她多,我大学毕业了,可她只上了三年学就辍学了。现在,我在城里当公务员,她还留在农村守着她的二亩荒地。

   去年,他儿子结婚,我去她家,看着她崭新的全封闭式的砖房,窗明几净,沙发、电视、西式床,应有尽有,由衷地说:“姐,你过得真好啊!”“再好,也不如你呀。”虽然眼中带着笑,但我分明看到了羡慕和疲惫。不由,我想到了我们的童年。

   那还是四十多年前,我们同年出生在了一个贫穷落后的小村庄,杨家庄村。哪儿的土地是大西北特有的黄土地,贫瘠、坚硬,一旦缺水就成板结,庄家成活率很差,农民一年辛苦下来也难吃饱肚子。她家姊妹三个,她是老二;我家姊妹三个,我是老大。六七十年代的农村,家家户户日子过得都挺艰辛,因她母亲常年有病,日子更是比别家苦,挨饿、受冻,更是家常便饭。更惨的是,她家里没人看她,她妈妈干活时只得将她放进背篼里,背到田间地头,于是大地便是她的被褥、黄土成了她的玩伴。而我家里有一个七十多岁不能上地干活的老太太,因此我妈干活时便将我放在家里。有时,刮风、下雨,她妈妈没办法将她带到田间,只好寄放到我家,于是,我们便成了最好的伙伴,同吃同住,同哭同笑,一直延续到上小学。

   小学三年级前,我们还是同班,可我学习比她好,她总是缠着我,让我给她改作业,帮她写作文。她有好吃的,总是偷偷塞给我,我有好玩的,总是她先玩。同学谁欺负我们了,总是一对二。同学戏说,我们俩是连着一条筋。

   然而,第二学期,她辍学了。她的姐姐妒忌她,不高兴她上学,说要上得俩人都上,不能就她一个人上。可是她的爸爸只能供她一个人,不可能同时让她姊妹俩上。虽然她哭了、闹了、求了,但最终可怜的父母做出的决定是,俩人都不许上。也就是说,她姐姐的一番闹腾,害得她两个都没有学上,活活葬送了她的前程。这样,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只有星期天,我们还是一块放羊,一块拾草,一块玩耍,她总是缠着我,要我讲学校里的新鲜事、同学间的趣闻,她总是听得津津有味,有时,听得不过瘾,还问这问那,总是乐在其中,似乎她就是其中一员。但我看到,她的眼中,多时候是羡慕、是期盼。

   最难忘的是我上初中、高中的时候。那时候,我们都大了,都懂得学习对一个人生命的重要意义了,尤其是对我们农村孩子来说,念书,是逃离黄土地的唯一出路。懂得了这个道理,我学习很用功,很努力,常常是废寝忘食、惜时如金,但无奈,星期天还是得帮助家人干家务。由于我没有力气干重体力活,于是,放羊、放牛便成了首选。出门前,偷偷将几本书塞进随手带的箩筐,盖上几叶烂草作掩护,便去叫堂姐。一到地儿,箩筐、牛羊,都成了她的,我只管看我的书。有时候,牛羊钻到田里,她一个人赶不出来,才肯喊我;有时候,甚至她不理我,一个人将牛羊赶得远远的自己一个人放,怕干扰我学习;有时候,她实在累了、寂寞了,也会骂我,“你是放羊还是学习?学习回家去,放羊赶紧起来去赶羊,羊又钻到田里了?”我不理,只看我的书,她气得瞪一瞪我,“你呀你,真那你没办法!”又去赶羊。晚上回家时,她的箩筐,我的箩筐,都是满满的草,这是任务,必须得打一框草,猪还等着吃呢。回家的路上,她盯着我的书问:“那真能当饭吃?”我笑着做着鬼眼答:“你看着,有一天,我会吃上它的饭!”“到时候可别忘了我,我可帮过你,替你当牛做马呢”。“不会的!”,洪亮的声音在山谷间回荡。伴随我们的,总是一路的笑声。

   后来,我真的考上了大学,成为了我们当地唯一一个女大学生,去外地上学;再后来,我到城里上班,她还在家里务农。我们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相互间的话题越来越少;甚至,有很长时间,我们失去了联系。或许,是我们人长大了,相互间的依靠少了;或许,是我们间的距离增大了,相互间的了解少了。

   随着岁月的成长,我们逐渐都在变老,可是,对童年的记忆,却像看电影一样,越来越清晰,我越来越思念我的故乡,更思念我一同长大的堂姐。几年前,经多方打听,我终于得到了她的消息,知道她过得很好,一儿一女,女儿已出嫁,儿子在外打工。我迫不及待,赶到了她家。那个夜晚,我们像久别重逢的亲姊妹,说说笑笑,笑笑说说,挤到一张床上,直到天明还没有说够,好像半辈子的话题一次一定要说完。分别时,依依不舍,约好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多见面。

   回家后,我越放不下我的堂姐了,她那沧桑的脸、粗糙的手、弯曲的腰,这那是个我眼中的姐,分明是一位苍老的农村老妇!我不知道,这么多少年,她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累?为她的父母、家庭付出了多少汗水!我的姐,这么多少年,我真是忘了你啊,我惭愧得要命。

   于是,一有时间,我就给她打电话,嘘寒问暖,不时还送去滋补品;只要一有空,她不是问候我,就是给我捎带些家乡的特产。我们还如亲姊妹,亲得谁也离不开谁。但无论如何,她还时不时的露出羡慕和遗憾:“当初,如果我和你一样上学,是否现在也和你一样?”

   是啊,你应该有我一样的生活!应该坐在办公室里优雅的生活!因为,你比我更聪明、更刻苦、更通人情、更孝敬父母。

   姐啊,你放心,我再也不会忘记你了,我们永远是最亲最亲的好姐妹!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个性空间名
我 和 堂 姐: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诗歌写作我 和 堂 姐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 和 堂 姐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