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陇香之墨子酥 ——麦陇香

作者:麦陇香之墨子酥 ——麦陇香 来源:未知 2020-07-09   阅读:

摘要:糕点与人的故事我去年迷《王者荣耀》,笔记本被侄子的牛奶浸水,烧坏了主板。等换主板的日子,我天天泡在网吧。网管是个比我大三岁的男生,一来二去

摘要:糕点与人的故事

麦陇香之墨子酥 我去年迷《王者荣耀》,笔记本被侄子的牛奶浸水,烧坏了主板。等换主板的日子,我天天泡在网吧。网管是个比我大三岁的男生,一来二去混熟了,我喊他苏哥。
   有一回,我玩饿了,去吧台买零食。有康师傅、怪味豆、蒙古老酸奶、芒果味奶酪、杏仁瓜子。
   “吃什么,我请。”
   苏哥摆摆手,耳机里循环播放《老古董》。
   认识一个礼拜,就没见苏哥笑过。我当他就是一个寡言少语的人。回到座位,和身旁的人唠嗑,聊着聊着竟聊到了苏哥。
   这人比我还小,和我经常组队,我喊他格洛米,他叫我李哥。格洛米见我对苏哥有兴趣,把我拉一边,并随手拿了我三袋怪味豆,边说边往嘴里送。
   格洛米扬扬手。
   “他啊,以前和我一样,性格开朗。如果不是三年前女友去世,他还是这样的人。这件事,他不爱讲,熟人也不敢跟他提。”
   后来,格洛米说了一大堆,我也没听清。打那天起,我更注意他了。但凡懂忧伤的果然都是有故事的,这种人身上有一种特殊的气味,叫回忆。
   打小我就爱听故事,可我不敢当面问苏哥。
   他前女友的事,还是他主动提起的。
   记得那天包夜,我又饿了,跑前台买零食。又是一通扫货,看得苏哥眼前发亮。我知道,买的是有点多。
   “又不吃?”我打趣他。
   这时,楼梯传来高跟鞋的哒哒声。
   说真的,我被惊艳到了。是一个娇小的女生,一米五左右,二十多岁,和焦俊艳一样的短发,透着干练、帅气。她的脸好小,肉嘟嘟的,比赵丽颖可爱,让人看了想捏。
   “哇。”我很想去搭讪。
   她看都没看我,直接进了吧台。她手里拿着一盒糕点,是麦陇香的墨子酥,安庆特产。
   小时候,我父母的单位逢年过节就发,吃得我闻了味就掉头。
   二人寒暄了两句,她就离开了。
   苏哥拆开包装,递给我,我没要。我说,太甜了,发胖。苏哥竟笑了,第一回看他笑,笑完,话也多起来。
   我乘机问他,那女孩谁啊?
   他摸摸头,憨憨的,普通未婚妻。
   我了个去,牛人,未婚妻还分普通和高级。我调侃了他两句,他也不说话。还以为他不高兴了,刚准备走,他把我叫住,“明天我休假,喝一盅?”
   “行咧。”
   我们去了家常饭馆,点了三菜一汤。苏哥提了两箱天涯纯生,我一看,这是要醉死的节奏,暗暗吞了口水。好在苏哥高估了自己的酒量,喝到第六瓶,已经开始语无伦次。
   “兄弟,哥哥有苦说不出啊,”苏哥捶胸顿足的样子让我想起了金刚,老板娘也往我们这偷瞄,生怕他砸了店,“我以前有个女朋友,不,是未婚妻,死了。”
   “怎么死的?”
   苏哥边说边哭,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从小就爱大海,所以,蜜月旅行想去岛上,既坐了船,看了大海,又可以旅游,划算。我是个精打细算的人,挑来挑去挑了个免签证的,泰国普吉岛。我当时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好容易跟领导请了假,也定了出行日子,临行前三天,公司出状况,需要人留下来,其实,我可以不留下,但我就是个老古董,怕我回来,领导不待见,把我辞了。一个月六七千,不好找。”
   我算算,三年前的六七千顶现在八九千。
   “后来呢?”
   “我跟她商量,她老大不高兴,虽然不是真正的蜜月旅行,只是去考察一下,但哪有准新娘一个人去的道理。我自知理亏,跑到麦陇香买了她最爱的墨子酥,整整五十盒,够吃大半年,她才勉强同意。”
   “她爱吃?”
   “我们是在双井街的麦陇香认识的,七年前过中秋,我把最后一盒墨子酥让给了她,互相留了微信,年深日久,聊着聊着就在一起了。”
   “还有这一段。”
   “你知道她为什么喜欢吃墨子酥?”苏哥说,“我问了她好几遍她都不肯说,后来,她总算开口,她的名字叫苏子墨,倒过来就是墨子酥。”
   她爹妈是有多爱吃。
   “我本来不爱吃甜食,都是她惯的。现在,我也经常吃墨子酥。我不敢停下来,因为,里面有她的味道,墨子酥就是苏子墨。”
   “她一个人去了?”
   “嗯。我都没去送她。后来,我每天都给她打电话。一共是四天的行程,到第四天,怎么打都不通,我以为手机没电,反正一会儿就见面,就没理。”
   “当天,又工作到很晚,上司是个抠门自大的王八蛋,连续加四天班,终于结束了,接到电话,说子墨上的船沉了,还没找到尸体,我一下就瘫了,他走过来问,我就说了,他居然说,幸亏我留下来加班,我一下子就火了,抄起板凳就往他背上砸,我不是真的在砸他,是砸我自己。我他妈为什么是个老古董,什么狗屁工作,我就是个马屁精,拍的还是头蠢马的屁股。”
   我沉默。
   我确实没有话可说。
   换做我,我也会动手。
   “想开点,”我安慰道,“生活还要继续。”
   “继你妹,”苏哥豁达地说,“我把那老王八蛋打了后,我赔了二十万医药费,还丢了工作。我不难过,如果还看见,我还要打。”
   我知道,他是在打自己,不过,那个被打残的上司肯定无法理解。谁会对自己那么狠。
   “都过去了。”
   “是啊,过去了。”
   “现在,你不是有一个这么漂亮的未婚妻了,说真的,嫂子比明星还美。”
   “想通了,没有什么过不去,来,咱接着喝,”说完,又开了一瓶,“你不知道,后来他们把她的遗物交给我,你猜我看到了什么,一包被海水融化的墨子酥,连包装都没拆,她还没来得及吃完。”
   我拍着他的背,安慰道,“懂。”
   后来,笔记本修好了,我再没去过网吧,也没见过苏哥。今年七月底,格洛米联系上我,问我见过苏哥没,我说很久没去,他就不说话了。
   “到底怎么回事?”
   “你看新闻没,普吉岛沉船了,死了四十个人。”他的语调越来越沉重,“我本来还不确定,因为,我不知道苏哥的真名。”
   听到普吉岛三字,我也慌了。我连忙打开网页,寻找线索。死者都被水泡过,很难认出,所以,网上都是身份证照片,我在四十个人里认出了苏哥。
   他真名叫苏珩毛。
   “他去普吉岛做什么?”
   “一个月前,他跟我说想去普吉岛蜜月旅行,我以为他疯了,没想到,他真去了。”
   “是啊,毕竟上一个未婚妻就是死在那。”
   “什么上一个下一个,”格洛米在另一头说,“连女朋友都没有,一个人蜜月什么。我劝了他一宿,他表面上答应得好好的。”
   “他有未婚妻,我还看见她来送墨子酥。她长着一张娃娃脸,很可爱。”
   格洛米摇摇头说,“她没去?官方声明里,没发现他还有伴,上面说,他是一个人去的。”
   “也许没带吧。”
   “他的口味真是一致,还是喜欢娃娃脸,”格洛米激动起来,“以前那个也是娃娃脸,超可爱。我都嫉妒死了。你没见过她,肯定以为我胡说,给你看她照片。”
   我等了老半天,他才传过来。
   这是一张两人的合照,一看便知是在麦陇香门口,连商标都拍下来了。照片中的苏哥意气风发,原来,他以前真的是一个阳光宅男。
   再看女孩,长着一张初恋脸。再看,我就不敢看了。她长得和那天来送墨子酥的娇小女孩太像了。我捂住嘴,一瞬间石化。
   格洛米在另一头问,“像不像赵丽颖?”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她是不是双胞胎?”
   “想什么呢,如果有,苏哥早拿下了,就他那犟脾气,肯定会找一模一样的。”
   “苏子墨真的死了?”
   “废话。两个月才捞到,脸都认不出。可怜。”
   我不知道是该害怕还是感动。
   我又想起苏哥跟我说过的话,“苏子墨就是墨子酥。”
   苏子墨为什么回来?
   也许没那么复杂,她只是单纯地想和老古董在一起,毕竟他还欠着一个蜜月旅行。
   而苏哥,他也只是单纯地想实现诺言。
   苏哥也并没有做错,试问谁不是老古董,现在不是,以后也是。
   谁都会成为老古董。
   老古董
   谢谢你老古董
   老古董
   天涯里自会相逢
   老古董
   直到我和你一样
   成为老古董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水牛城大学
麦陇香之墨子酥 ——麦陇香: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诗歌写作麦陇香之墨子酥 ——麦陇香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我 和 堂 姐
下一篇:江山散文
麦陇香之墨子酥       ——麦陇香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