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故事二十

作者:小镇故事二十 来源:未知 2020-07-11   阅读:

二十家里来客人了。离家还远,就闻到了厨房里飘过来的香味。那是炒肉片的香味,伴着炸辣椒的特殊芳香让人忍不住地咽口水。客人是李埠向奶奶的侄儿,当地的大队会计。父亲和

二十

家里来客人了。

离家还远,就闻到了厨房里飘过来的香味。那是炒肉片的香味,伴着炸辣椒的特殊芳香让人忍不住地咽口水。

客人是李埠向奶奶的侄儿,当地的大队会计。父亲和他们的关系很好。每年过年时,一家人都要去给向奶奶拜年。有一年拉着板车,一家人坐在上面。记到荆州西门向左转,一条大路向西直去。父亲让我来驾车子,反正有牲口用力,自己只管用手扶着车把跟着走就行了。小时候,觉得可以帮父亲拉车子也是长大的表现,自已也特别乐意干活。到向奶奶家后,向奶奶笑着端出花生,拿出过年的东西让我们吃,糖果,甘蔗,大量的美食,返程时还会带好多花生甘蔗啥的。

   向奶奶是父亲的干娘。她是孤老太太,向奶的侄子都与父亲称兄道弟,极为亲热。向奶奶那花白头发,从这屋飘到那屋,再从那屋飘到这屋,慌得不知怎么才好,忙一中午,弄一桌子好菜,让我们吃得满嘴流油。加上,大舅一家和小舅们曾为落户到他们那里,向奶奶的侄儿们也没少帮忙。向奶奶的侄儿来了,当然应该热情款待。

父亲和客人喝着酒,说着话。

 “盖房子的东西准备得怎么样了。都齐了吧。”父亲问客人。父亲知道他要盖房子。早些时间写信让父亲帮他在这里买铁钉子,大大小小的规格都要。

“差不多。土胚队里也搞好了,瓦也拉到屋了,木料也准备得可以了。”向叔叔回答着,脸上满是笑容。盖房子不容易哟,特别是在那个年月,乡下人的收入太低。

“别的还差啥,只要我可以搞得到的,你就只管讲。”父亲端起酒杯对向叔叔说。

“谢谢你,玉玺哥,盖屋的东西不差么子了。材料备齐了,生产队出工,也不用太多的钱了。来把这铁钉子背回去就可以开工了。”向叔叔笑着回答。

“盖房子不容易。河南乡间有名的话:人生三件事,起房盖屋,打发闺女,娶媳妇。盖房子不是小事,最累人的事就是这事。”父亲感慨地说。因为俺家的房子才盖起没几年,父亲记忆犹新。耽误功夫不说,那大大小小的事,一步不到也不行,差一个抓钉,也得跑半天。盖房子是劳心费神的事,所以有人盖好房子后就得病。甚至有的病得送命了,都说宅子不利。其实都是为省钱、操心、跑腿累死的。

“要注意身体,不要累趴下了。铁钉我为你准备最好的,各种各样的钉子都准备好了。给供销社的头头说了不少好话。不过,这面子还是给了。”父亲为客人斟酒,一边说着,“怕你不够用,我每样都多弄了二斤。现在啥都凭计划,啥都不好弄。也不知道这些东西都跑哪儿去了?”听得出来,父亲是在夸功,说的也是实话。物资短缺时期,什么东西都缺,都是计划供应。上面凭计划分到各地的,基本各地只供应各地的单位和居民。

客人端起酒杯,满脸堆笑的说:“谢谢,玉玺哥。我们那儿的人都说你是个讲义气的,够朋友的人。”

“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一个人在外面,也多亏大家帮忙。我也知道好歹,只要能帮我会尽力帮的。”父亲谦逊地笑着。

吃完饭,父亲和客人喝茶说话。都是老朋友了,远的近的家长里短的都聊。

 “明天你怎么走,是坐汽车走吗?”父亲问。

“不坐汽车了,坐汽车还得到荆州转车,我就抄近路,从八宝山这里翻过去。几十里路,半天就到了。”客人是农村人,下力走路不是大问题。

“二十多斤重哟。远路没轻重。你得想好哟。我明天是顾不上送你了。车子上装有货,到马山去的。”父亲笑着。

“没得事哟。几步路还走得起。你一天一百多里也走得了哟,我这算么子哟。”

“好的,你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走路的。你有事,我就不留你多玩了。”

一夜无事。

第二天,吃完早饭,客人把铁钉分成二份,用一根木棍挑上回家了。

送客人走后,父亲正准备收拾东西出门时,忽然进来四五个大汉。是市管会的,一条街上住着,大家都认识。

父亲一看他们来了,面带笑容的说:“咦,你们怎么这样稀客,到我这里来了。”

为首的人凶巴巴地说:“刘玉玺,有人检举你有投机倒把行为,我们是来搜查你的。”来人一个个如黑煞神似的黑着脸。草房子里本来光线不是太好,几个一站屋里更暗。

“胡说八道,哪个王八蛋说我投机倒把。”父亲声音抬高。来者不善,父亲也不示弱。

“搜。”为首的人下令。

“你们敢,平白无故的就来搜查。”父亲大怒。看见那几个人要动手搜查,顺手掂起支车子的典棍。这典棍有一米多长,一把粗细,是板车停车时,用来支车子把,以防架子车把落下来。“你们不要欺负我是外地人。你们敢不论理,老子跟你们拼了。”

屋里一有动静,不一会儿外面门口就聚满了人。一个个小声地问,“怎么了,怎么了。玉玺搞么子坏事了?惹着市管会的一帮子人。”

“不晓得。只听到屋里面吵架,只听到说投机倒把么子的。玉玺三哥提着棍要打架。狗日的市管会的人,也没有敢动。”

本来约好一块出车的几个搬运站的老乡们,等不着父亲,来催时,看见屋里有事,几个人不用吆喝,就都提着家伙来了。

“是谁在这里使厉害的,不识字也摸摸招牌。欺负人也不是这个样子。”大春叔手提典棍,未进门就喊起来了。

“爷,是咋回事?咋回事?”刘大娃也挤起屋里来。几个河南老乡骂骂咧咧地进屋里来。一群老乡一炸呼,市管会的人说话声音小了。

“我们不是来打架的。你们也不要乱来。刘玉玺,你有没有投机倒把的行为,你自己晓得。你要老实交待。现在证据我们都掌握到了。”市管会为首的人大声说。

“什么投机倒把,我是一不偷二不抢,不做坏事。你们一来就要搜屋子,是谁给你们的权利,还有没有王法?”父亲不吃这一套,“好呀。你们想搜。是不是?如果搜不出犯法的事。你们咋说?我可以让你们搜,可搜不出来,你们谁负这个责,谁来签这个字据?咱们签个字据,签了,我打开屋里全部门窗让你们搜个够。”父亲毕竟是当站长的,整天在外面跑,不是几句话就可以吓唬着的。

“好吧。给你说实话吧。刚才我们市管会在路上抓到一个投机倒把的人,从你这里倒卖出一箱钉子。有这回事吧?”市管会的人说明了。

“你是说这回事。那我对你们说清楚。那是我的亲戚,要盖房子。让我开后门买几斤钉子,你们说我帮不帮这个忙?这钉子是我在荆州城里买的,也不占裁缝的计划,是买的,有发票。我一分钱也没有赚,纯是为朋友帮忙。”父亲知道是为什么,立刻放心了。大声的向外面说:“街坊邻居们评评理,谁没有朋友。谁没有要人帮忙的时候,你们都没有吗?”

“你们没有替亲戚们帮过忙吗?一个街上住的,大家有好多共同的朋友,你们要不要我说出来,你们为别人帮过忙,就你们,有谁为人帮忙买过铁丝圆钉,你们还有谁,还买过高价米的,要我说出来吗?”

“不要乱说,刘玉玺。我们是公事公办,没有时间来乱扯这些事。如果是这样,你跟我们一起到市管会去写个证明去。”他们想了结此事了。

“走就走,怕个球了,爷,俺们跟你一路去。还怕他们吃了你。”刘大娃高声说。

“怕球了,这点小事,还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大春叔也跟着说。

父亲跟着市会的人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一大群老乡和看热闹的人。在市管会里父亲看到向叔叔蹲在市管会的屋子里。

向叔叔一看父亲来了。泪汪汪地说:“玉玺哥,给你找麻烦了。”

“没事,咱一不是偷的,二不是抢的。是用钱买来的。他们说了。写个证明,你把发票让他们看看,就没事了。”

父亲写完证明,市管会的人检查完了一切手续。看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就匆忙打发向叔叔走了。

此事到此算是完结了。其实,以后的所谓的三八事件,就是这事情埋下了祸根,与当地的人结下了仇,也跟公社的一些人人结下仇。

分享给小伙伴们:
小镇故事二十: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诗歌写作小镇故事二十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镇故事二十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