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猬歌》(张炜)

作者:《刺猬歌》(张炜) 来源:未知 2020-07-11   阅读:

在一个现代化的私人农场里,大床上的“棒小伙儿”廖麦发烧昏睡几天了,妻子美蒂呵护他,念顺口溜儿逗他,好不容易才唤醒了对方。想不到病人一苏醒就瞪眼看她,逼她说出什么,

  在一个现代化的私人农场里,大床上的“棒小伙儿”廖麦发烧昏睡几天了,妻子美蒂呵护他,念顺口溜儿逗他,好不容易才唤醒了对方。想不到病人一苏醒就瞪眼看她,逼她说出什么,接着揪住她一头苘麻似的浓发,暴打起来。她连连呼叫,廖麦打人的鞋子却在这野性的喊叫中应声落地。几天之后,美蒂伤势仍重,为了使丈夫早日康复,忍痛到小湖中捕了一种有大滋补作用的“黄鳞大扁”鱼熬汤。他喝过这种汤好了许多。然而他却发现,妻子又顺便捉来了另一种鱼,正偷偷吃呢。这种叫“萨古斯”的淫鱼,食后身上就出一种疹子,脸红眼斜,接着野性大发。他怀疑这鱼是镇上某人偷偷放在湖中的。

  棘窝镇是一个紧挨海滩莽林的山地大镇,镇上人自古与林中野物交往密切,各种精怪传说极多,霍府的霍老爷是一个色鬼,生前网罗各等美艳,其中就不乏野物精灵。近五十年来新崛起的强人唐家父子一直专注于追讨霍家后人,为防止他们逃入莽林,就大举烧荒伐林,致使野物涂炭。

  一个美少女(美蒂)从林中归镇,蓑衣从不离身,被疑为刺猬精的后代。唐童迷于少女,痴心看护她长大,并不顾父亲阻拦,要据为已有。想不到,稍稍长大的美蒂巷遇少年廖麦,二人难舍难分。廖家与唐家有两代血仇,唐家父子将廖麦打入地牢,百般折磨,放出后又要押到山里充做苦役。押解前夕,廖麦刺杀唐童父亲未果,是夜告别美蒂,从此成为杀人未遂的逃犯,亡命天涯。

  镇上发现金矿,唐家成为暴富的金矿主。这期间廖麦历尽艰辛,逃亡路上被孤寡老人解救,从此对老人情深胜过亲母。几年苦读后,廖麦考入南方某大学,毕业后隐名埋姓,进入城市机关。廖麦入学前潜回镇上多次,寻美蒂不成;后来风声渐松,才得以与美蒂暗中相会。美蒂有了身孕,忍辱负重,挨着万般艰辛生下了“私孩子”小蓓蓓,独身逃出镇子,在腥风苦雨的海滩搭下茅屋,开拓荒原,等待廖麦。历经十年,筑园携雏,并使唐童收回“杀”字,有情人终成眷属。

  三口之家幸福无比,女儿廖蓓在公司工作,廖麦夫妇经营起现代化的大农场。这时,仇人唐童的事业一日千里,除了继续开发金矿,又与洋人联手搞起大工业园,引来污染项目,吞并大片海边土地,廖麦的农场则被许以巨额搬迁费,软硬兼施让其迁移。廖麦欲哭无泪,决意拼死以搏,妻子却委婉劝其依顺唐童。许多迹象引发廖麦寻思,对自家农场兴盛、唐家收回杀字等一连串事项心存疑虑,再加上妻子对唐童的曲意配合,难免疑窦丛生。因搬迁在即,廖麦郁愤累积,于是大病不起。

  唐童得势后一方面对霍家后人十分警惕,一方面又极力效法当年霍老爷的生活方式,像他一样打造起一艘金碧辉煌的楼船。受一个叫“大聊客”的失业水手的鼓动,唐童要循秦代方士徐福的海上路线,出海寻找《史记》上记载的“三仙山”,进海寻求长生不老药。这种半是认真、半是游戏的航程,最终引来的结局是开发“三叉岛”,满足其不断扩张的野心。费尽周折之后,唐童终于买下了一个叫毛哈的暴发户所在的这个岛,将其改造成夜生活非常热闹的旅游区,成为天童集团的又一块属地。

  唐童与海盗女人珊婆联手称霸海滨地区,又与“见官大一级”的神奇人物金堂过从甚密。珊婆暗中蓄养七个杀手为干儿子,七人皆私下为唐童集团得力干将。为了隐匿海盗财宝,掩盖其图财害命的恶行,珊婆不惜让七个干儿追杀她的私生子毛哈。毛哈进入农场,受到廖麦保护。为探寻隐秘,廖麦与大学同学、鱼戏收集者戚金多次进岛。戚金本来住在南部山区的鹰穴,进岛搜集鱼戏的过程中与演员之母深深相爱,遂引起毛哈的嫉恨,因此一直对这个海岛又惧又爱。廖麦通过戚金得以结识毛哈养母一家,并进入岛上新建的一处道观。他们寻到的主持道长原来是唐童的帮凶,性情怪僻,在岛上做尽脏邪之事,隐匿唐童女领班、告密捕人,无恶不作。廖麦最后与毛哈联手解救了女领班,并从此得知了美蒂的十年隐秘,证实了自己多年的疑虑。

  唐童大肆开发,与洋人合作盖起一座严重污染的“紫烟大垒”,同时狂掘矿脉,多次将暗中捕获的反抗者投入金矿深巷,使其不见天日。棘窝镇三次易名,后改为“脐窝镇”、“鸡窝镇”,任用一个兽医学院毕业的“黄毛”为宾馆经理,对新兴的街区重新规划,按性质分为“锦鸡大街”(密集发屋按摩室之类)、“斑鸠大道”(住了少男少女童工等)、“凤凰路”(有身份的女人居住)三个区。廖麦之女廖蓓本来住在“斑鸠大道”,后来升任天童旗下分公司的办公室主任,终于住进了“凤凰路”,拥有一套价值几百万的复合式高级公寓。

  因为近海平原和山区十年无雨,按习俗村民正暗中寻找一种叫“旱魃”的妖魔,发现踪迹后即暗中串联,开始组织一场声势浩大的“打旱魃”活动。结果旱魃在万众堵截之下无处逃匿,竟然一头扎入子唐童的紫烟大垒,村民于是包围了工业园。搜寻追打旱魃的过程中,也差不多毁掉了紫烟大垒,致使唐童蒙受巨大损失。一场搜捕肇事人的行动大面积展开,有关村民受到极大摧残。廖麦在家中隐藏救助外号叫“兔子”的人,这人一直是唐童的死对头。此人伤好后投奔大山深处的戚金,却被唐童在半路设卡捕捉。廖蓓在这场斗争中站在了唐童一边,这让父亲廖麦感到了椎心之痛。父亲第一次探访女儿的豪华公寓,大为震惊,指斥其为“认贼作父”。父女二人感情彻底破裂。

  唐童加紧扩大工业园,一口气调来四五十辆有轨铲车和推土机作业,暴土扬天,廖麦农场处于包围之中,形势危急。情急之中,美蒂对丈夫百劝不成,只好私下与唐童的公司签下搬迁合约,拿到了出人预料的几百万高额赔偿费。当她半是炫耀半是通知丈夫时,廖麦如雷轰顶,当即感到二人关系到了最后的时刻,同时长期以来积聚的绝望走到了顶点。他再也不能忍受,当场拆穿和斥责了妻子之后,明确告诉她:自己将离家出走。他说:“除了一点随身用品、几本书,我什么也不带。”他透不过气,一个人在园子里走了一会儿。可是等他凌晨回家时,美蒂却不见了——屋里屋外到处都没有;呼喊,还是没有回音。他开始从头细细寻找,最后打开衣橱,才发现一直被妻子精心保管的那件小蓑衣不见了;地下黑乎乎的,是什么?蹲下一看,原来是美蒂那一头苘麻似的浓发……

分享给小伙伴们:
《刺猬歌》(张炜):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诗歌写作《刺猬歌》(张炜)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感悟人生
《刺猬歌》(张炜)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