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梅老坎”庞祖荣

作者:追忆“梅老坎”庞祖荣 来源:未知 2020-07-09   阅读:

主演“棒棒”一夜走红“梅老坎”,是十多年前重庆家喻户晓的人物。作为电视剧《山城棒棒军》主角,随着这部戏的走红,扮演者庞祖荣也成为理所当然的明星。拍戏伊始,主创人员

主演“棒棒”一夜走红
   “梅老坎”,是十多年前重庆家喻户晓的人物。作为电视剧《山城棒棒军》主角,随着这部戏的走红,扮演者庞祖荣也成为理所当然的明星。拍戏伊始,主创人员都没想到这部戏开播后能够大红大紫。为此,当我作为首家媒体记者探访正在拍摄的《山城棒棒军》时,剧组极其配合,几乎有求必应。我还与导演束一德、制片人陈文诗、编剧王逸虹,建立了不错的关系。特别是主演庞祖荣,更是成为“忘年交”,关系非同一般。
   《山城棒棒军》拍摄过程中,我陆续采访了导演束一德、制片人陈文诗、编剧王逸虹,并在供职的华西都市报发表。遗憾的是,竟没有采访过一位演员。也许是他们当时没有名气,又貌不出众,担心写了也会被报社“毙掉”。一次,我再赴剧组采访,恰逢晚饭时间。制片人陈文诗叫我一起吃,我也不客气,端碗吃饭。整个剧组有三桌,每桌十几人,不分职务和主配(角),一起吃。我旁边是一位年约50多岁、外形精瘦、个子不高的演员,大家都在吃饭,他却一个人在喝酒。同桌的束一德、陈文诗不停地与他打趣逗笑,说他很快就会成为明星,要我给他作个专访等等。我也爽快,答应“要得”。他就是“梅老坎”扮演者庞祖荣。专访见报了,却惹出麻烦,我把“庞”写成“宠”,硬是把人家姓给改了。当时是1997年,报社记者都靠手写稿件,出现笔误也不罕见。但这次玩大了。
   为人仗义和大气
   当时剧组己经杀青,处于后期编辑之中。我赶到庞老师位于渝中区马蹄街的家中,赔礼道歉,并计划另写一稿,以此更正补救。此后《山城棒棒军》播出,反响强烈,收视奇高,梅老坎、毛子、巴倒烫等角色,成为大街小巷市民津津乐道的明星。那时邀请梅老坎出席的社会活动,日益频繁;由他代言的电视广告,也此起彼伏;采访他的新闻报道,更是见诸各大报刊。但庞老师是一个朴实的人,再忙也从不拒绝我的采访。其实他就是一个普通百姓,我带他去吃串串,他也显得很爽的样子。有次,一家影视公司老板托我约“梅老坎”吃饭,在解放碑巴国布衣。上的酒是五粮液,庞老师不喝,硬要喝高粱酒。酒楼没得,老板叫司机开车去买,到两路口才买到。
   平时,庞老师抽烟,都是老牌子的“宏声”,5元一包的。但身上随时揣着软中华,发给大家吃。儿子满月,在大石坝蓝剑宾馆办席,庞老师及夫人是第一对到场嘉宾,并在仪式过程中,上台讲了一段让客人们捧腹大笑的笑话。之后,他拍《方脑壳》、《老坎客栈》、《抓壮丁》、《山城棒棒军2》等。时有联系,时有见面。
   助推巴蜀笑星擂台赛
   1998年,华西都市报策划了大型活动《巴蜀笑星擂台赛》。重庆赛区由我负责,希望重庆市文化局成为主办方之一。我力量有限,找庞老师帮忙,他说没问题,“找王洪华局长”。第二天,我与报社文化新闻部主任许佳,赶到重庆市文化局时,庞老师己在王洪华局长办公室等候多时了。事情很快得以解决,重庆市文化局成为《巴蜀笑星擂台赛》主办方之一。此次活动的总导演尚敬,即几年后火遍全国的电视剧《武林外传》的导演。
   那家托我约请庞老师吃饭的影视公司老板,因为家族有钱,就开了一家名叫“标榜”的影视公司。公司位于重大正门一街之隔的一栋楼上。我时任重庆青年报文化新闻部主任,影视公司老板叫我兼职做公司总经理,并对我言听计从。我为他设计的前期经营模式是主打“短、平、快”项目,投资不大,见效快。时有我的朋友——重庆电视台导演马雍,正筹拍电视剧《悲情丽人》。我以此为平台,决定开设影视短训班,为期一月,面向社会招生。
   招生信息在重庆青年报发布了,培训场地也落实了(租的重大的一间教室),授课老师全找的我熟人:“梅老坎”庞祖荣、“刘卫东”凌淋、电台主持人潘宇等。师资力量可谓强大,几乎集中了当时重庆文艺界的名角。但开课那天,只有七八人上课。怎么办?第一天培训结束,我对学员说,大家看到的,我们很正规。请的老师都是实力派明星。你们热爱影视艺术,我们会圆你们的梦。后天,重庆电视台《悲情丽人》剧组,将在班上选演员,请大家鼓励亲戚朋友都来报名上我们班。第二天,重庆青年报也发布了这个消息。效果立竿见影,将近100人报名。
   《悲情丽人》剧组主创一行,马雍、李太平、赵斌、王平秋等,也兑现承诺来到培训班挑选演员。记忆中,有七八个学员成为该戏的配角,四五十人成为该戏群众演员。“标榜”影视初战告捷,名气也响了。
   一别竟成永远
   在这期间,庞老师出力最多,授课时间最长。庞老师生活中与荧屏形象一样,为人纯朴、和蔼可掬。有次却冒火了。那天说好去接他,到重大影视班授课。我和影视公司老板因事耽搁,迟到了一个多小时。庞老师生气了,不去了。你们误事,学员还认为是“梅老坎”耍大牌呢!庞老师尊重和热爱观众,由此可见。当然,庞老师是舍不得观众的,他气消了,人也去了。在此期间,有次酒喝多了,第二天头还疼,人也不舒服。庞老师说,要吃豆腐解酒。他带我去位于沙坪坝汉渝路的一间馆子吃豆腐,并特别吩咐作料中要放醋。吃后果然好多了。
   庞老师在大坪三院住院期间,我去看了他多次,每次他精神状态都很好,除了瘦了,其他感觉不出什么。期间,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一次,弟弟李嘉与我一道看望庞老师,陪护他的夫人见李嘉一表人才,还是单身,热心地为他介绍对象。说她有位侄女,与李嘉般配,说完马上掏出手机,叫侄女来。半小时后,侄女来了,病房变成了相亲现场,有趣得很。
   庞老师出院后,我请他吃饭,他很高兴。记得那是一个下午,我去磁器口把他接到一江之隔的大石坝,并在一家名叫家福的火锅馆,他与我父母等家人,相谈甚欢,其乐融融,还照相留影。饭毕,送他回家。一别竟成永远!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小新语录 弱柳从风
追忆“梅老坎”庞祖荣: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散文写法追忆“梅老坎”庞祖荣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栀子花开
追忆“梅老坎”庞祖荣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