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士无双秦少游

作者:国士无双秦少游 来源:未知 2020-07-12   阅读:

《淮海集》(宋)秦观撰中华书局出版“东南淮海唯扬州,国士无双秦少游。”这是黄庭坚对秦观的高度赞誉。南宋杨万里《过高邮》诗亦云“国士秦郎此故乡”,弥见景仰之情。2019年

《淮海集》(宋)秦观撰中华书局出版

“东南淮海唯扬州,国士无双秦少游。”这是黄庭坚对秦观的高度赞誉。南宋杨万里《过高邮》诗亦云“国士秦郎此故乡”,弥见景仰之情。2019年适逢秦观诞辰970周年,高邮市政府与中华书局合作,影印出版日藏宋本《淮海集》。

日藏《淮海集》为南宋孝宗乾道九年(1173)高邮军学刊本(简称乾道本),是现存最早、最完好的《淮海集》,藏于日本内阁文库。全书共四十九卷,正集四十卷、长短句三卷、后集六卷,每集正文前各有本集目录。宋以后所刊《淮海集》皆祖于此本。国家图书馆和台北“故宫博物院”各藏南宋光宗绍熙三年(1192)谢雩重修本(简称绍熙本)一部,亦据此本。

原书二函十册,白口,左右双栏,半页十行,行二十一字。版心上记字数,下有刻工姓名。钤有“昌平阪学问所”“仁正侯长昭黄雪书屋鉴藏图书之印”和“浅草文库”印。卷首有“淮海闲居文集序”五篇:秦观《淮海闲居集序》、王安石《答苏内翰荐秦公书》、曾肇《答淮海居士书》、苏轼《答淮海居士书》、陈师道《淮海居士字序》,为绍熙本及明清《淮海集》刊本所不载。集后有乾道九年林机《淮海居士文集后序》。末有题记“高邮军学《淮海文集》计四百四十九板,并副叶裱背共用纸五百张”等,以及辑录与校勘者姓名。底页有日本下总守市桥长昭《寄藏文庙宋元刻书跋》。

秦观(970-1100),子少游,又字太虚,号淮海居士,高邮人,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诗文词赋均有很高成就,尤以词情韵兼胜,被推为婉约之宗。

秦观自序云:

元丰七年(1084)冬,余将西赴京师,索文稿于囊中,得数百篇。辞鄙而悖于理者,辄删去之。其可存者,古律体诗百十有二,杂文四十有九,从游之诗附见者五十有六。合二百一十七篇,次为十卷,号《淮海闲居集》云。

此序反映了早年文集编次情况。“余将西赴京师”,是说将入京应举,之前秦观曾两度应举,均落第。元丰八年(1085)始中进士,时年37岁。“辞鄙而悖于理者,辄删去之”,可见他对作品要求高,精益求精。据后序云“里人王公定国之牧是邦”,“校集成编,总七百二十篇,釐为四十九卷”。从入仕途到任国史院编修,从坐党籍到贬谪召还的15年间,文集从初编的217篇增至720篇,尤其是“过岭后诗,严重高古,自成一家,与旧作不同”(吕本中《童蒙诗训》),倘非英年早逝,其成就不可估量,作品传世更多,难怪东坡有“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的深深慨叹。

宋本崇尚唐代欧、颜、柳等楷体,以字体美、刊刻工、纸墨良著称,乾道本为其中之一。此本用欧体,黄永年在《古籍版本学》中说欧体:“笔画整齐得像刀切一样,用刀刻起来容易,从而受到刻工的欢迎。”通过犀利的刀锋,更显出欧体的秀劲美、整齐美,启功所谓“透过刀锋见笔锋”,令人爱不释手。加上此本保管得当,字体清晰,无漫漶之处,与绍熙本相较,更胜一筹。在文字方面,由于乾道本是最早刊本,保留了作品原貌,绍熙本重修时虽订正了一些讹误,但又增添了新的讹误。如乾道本卷二《泊吴兴观音院》诗“璧月窥夜礼”,“璧月”,对月亮的美称,绍熙本“璧”作“壁”,误;同卷《寄曾逢原》诗“与子同棠衣”,语本《诗经·无衣》“与子同裳”,绍熙本“棠”作“裳”,是。两部宋本各有胜处,可以参看。

据龙榆生考证,明代毛晋辑录《淮海词》时,也未见到宋刊本,故存在不少讹误。如《满庭芳》“山抹微云,天连衰草”,毛本“天连”作“天粘”,并引韩愈文与张祜、黄庭坚等人诗,认为“‘粘’字极工,且有出处。若作‘连天’是小儿语也”。按秦观此句,本于苏轼词“连天衰草”(《减字木兰花》),因首两句对偶,所以“连天”乙为“天连”。秦观诗云“柳枝芳草恨连天”(《南都新亭行寄王子发》),亦用连天。又“天粘衰草”为平平平仄,三平皆阴平,“连”字阳平,置于两阴平之间,较“粘”字更响亮。从出处和声调来讲,“连”字为是。又“寒鸦万点”,毛本“万点”作“数点”。据宋施宿《会稽志》卷十七:“山阴又有一种名寒鸦,比常鸦颇小,岁十月,自西北来,其阵蔽天,及春中乃去。秦太虚乐府云:‘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不至越者,殆不知也。”引秦词亦作“万点”。秦观此词作于会稽,“寒鸦万点”,正写出其蔽天之阵势,“数点”与《会稽志》描述不合。以上词句,正如吴梅指出“此皆宋刊佳处”。

自《淮海集》问世以来,徐培均是此书全面笺注的第一人。在笺注过程中,他以乾道本为底本,焚膏继晷,呕心沥血,花了20多年功夫,终于完成这部皇皇巨著。饶宗颐称“诚邗沟(秦少游)之辅车,足以俯视百代”。说来也巧,徐先生是建湖人,濒临淮海;他居住淮海路,又笺注《淮海集》,所以他在《蝶恋花》词中写道:“淮海人居淮海路。淮海词中,不惜流年度。”朱东润《淮海集笺注》序云:“少游已矣,遗编尚在,世必有能真知少游者。培均其为嚆矢(第一支响箭)乎!”时隔近千年,徐先生不仅笺注《淮海集》,而且撰《秦少游年谱长编》,不愧为少游的知音!此番影印出版日藏《淮海集》,原请徐先生题签,因病未果,故改为集字。令人遗憾的是,徐先生已于2019年9月11日离世,未能看到此书的出版。

这里还要提一下,当年徐培均为找到《淮海集》好的版本,专程到北京图书馆寻访。中华书局傅璇琮、许逸民两先生得知此事,慨予提供摄自日本的乾道本缩微胶卷。而徐先生的《秦少游年谱长编》以及此书均由中华书局出版,可见秦观著作与中华书局缘分不浅。

绍熙本已由国家图书馆出版,而乾道本由于流失海外,极难看到,《淮海集笺注》曾附有二页书影,仅窥一斑。对于重刊此书,研究者与爱好者期待已久。现在此书终于问世,不仅让国人一睹宋本风采,而且具有重要的版本与学术价值。

分享给小伙伴们:
国士无双秦少游: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散文写法国士无双秦少游转载请注明出处。
国士无双秦少游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