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异形》到《普罗米修斯》 科幻经典的隐喻与

作者:从《异形》到《普罗米修斯》 科幻经典的隐喻与 来源:未知 2020-07-12   阅读:

在《异形》诞生33年之后,“异形之父”雷德利·斯科特带来了《普罗米修斯》为这一系列追本溯源。我们特别推出本专题,意图从美学、特效、心理隐喻、社会影射等各个层面为您全面

在《异形》诞生33年之后,“异形之父”雷德 利·斯科特带来了《普罗米修斯》为这一系列追本溯源。我们特别推出本专题,意图从美学、特效、心理隐喻、社会影射等各个层面为您全面解读《异形》系列的伟 大之处。也许下面这十二个关键词仅能起到以管窥豹之效,但希望本文能为你打开对这套科幻经典的全新认识。

纵观百年影史,塑造了数以万记的经典怪物形象,它们或者丑陋、或者怪异、或者让人瞠目结舌。在视觉和心理的强烈冲击下,我们不免会对赋予怪物形象和心灵的创造者肃然起敬。

充满机械感的粘稠生物,拥有强酸血液,这就是完美的杀戮机器:异形

人们往往把生活中的一些模糊的事物和概念具象 化的成为某种实体,以此去营造一种寄托性的表达。科幻电影中的怪物形象也是如此,每个深入人心的怪物形象都是在特定的时代大背景所催生的。怪物就是一个符 号,代表了导演或者设计师对于现实世界的某种隐喻,以至于有一门西方学说“怪物符号学”便是由此诞生。

怪物都是人创造的,所以敏锐的观众在怪物的身上便往往能嗅到一些端倪。它们往往基于我们认知范围内的某种形象,智慧型生物往往具有类人型,其余则源于自然界的动物。再此基础之上再加诸某种令其突出的特征,而这些特征往往就成为创造者所要表达的隐喻所在。

雷德利·斯科特曾说H.R.吉格设计的异形是一件艺术品,它应摆在卢浮宫供世人观瞻

谈及留名影史的怪物形象,就绝对绕不开《异 形》这个几十年来缠绕于全世界观众噩梦中的电影。设计师H.R.吉格为影片设计了这样一个拥有强大生殖象征的怪物,拥有直立生物的特征,却甩着一条蝎子样 的尾巴,男性生殖器形状的头颅,口中留着腐蚀性的液体,全身披着皮革一样的硬甲。片中的异形从孕育到诞生以及成长都充满了机械化的性和死亡,像极了一种庞 大的祭祀仪式。那种充满破坏性的,具有虫子特征的人形,让人不自觉将生育视为一种非自然的寄生状态,而产生极大地恐惧感。

相较于之前的怪物形象,异形像一个新生的婴 孩,他出生后的一切行为均可以解释为本能驱使,包括从母体孕育、留着纯净的口水、叫声很像婴儿等等设定,都像极了一个生于死亡的孩子。在影片时代的冷战背 景下,这样的设定难免会让人想起没有被正确引导的核武器。同时证实了某种疑虑,生育就是一种死亡,一种对身体和个人自主性的野蛮侮辱;性和技术已经以诡 异、丑陋的方式结合在一起。对于六七十年代的性解放是一种无情的嘲讽。

相信广大的影迷对于雷德利·斯科特这个名字不会陌生,这位1937年生的英国爵士以惊人的创作动力为影迷奉献了一部又一部的经典电影,《末路狂花》、《角斗士》、《黑鹰坠落》等等多种题材电影的成功尝试,在获得口碑与嘉奖的同时,也让人对这位高龄大导肃然起敬。

相比于生不逢时的《银翼杀手》,斯科特的《异形》在上映之时便引起轰动

(图为斯科特在《异形》片场》

当然最为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斯科特早年所执导 的两部经典科幻电影:《异形》和《银翼杀手》,前者成功开创了影响至今的科幻恐怖类型,并衍生了一个庞大的文化现象;后者则成为了赛博朋克题材的先驱之 作,顺道将菲利普·迪克推到了好莱坞的风口浪尖上。这两部名垂青史的电影,也使得斯科特在很多影迷口中被称为“伟大的科幻导演”。

然而在这之后,斯科特大导演却对外宣称他与科 幻题材影片的缘分已尽。这近似于气话的缘由,当然还是因为他被后世奉为经典的科幻作品《银翼杀手》在上映之时几近失败至极,不仅票房上观众不买账,在评论 界也成为了口诛笔伐的对象。后来由于DVD市场的盛行,《银翼杀手》才被作为金子重新被挖掘出来。

75岁高龄的斯科特用《普罗米修斯》追本溯源

说雷德利·斯科特之于《异形》,就如同乔治· 卢卡斯之于《星球大战》,丝毫也不为过。他为这个电影付出过太多的心血,从每一个布景每一个角色他都细致入微的深入研究,到亲手绘制每一个分镜头图。他曾 开创了一个让全世界疯狂的异形世界,并且在33年后的现在,为了将走了很多弯路的异形拉回原点,年逾七旬的他欣然接受福克斯的邀约,重新执起了《普罗米修 斯》的导筒,去为影迷还原那个最原汁原味的异形世界。

《异形》诞生33年以来,系列中让人印象最深 的人类角色,莫过于雷普利了。这个角色在初登场的第一部中就完成了自强不息抗击恶势力的华丽成长,随后在续集中成长为女战士、女圣斗士。在第三部这个角色 死掉之后,遭到了粉丝大规模的抗议,而后在第四部中不得不将这个角色以生化人的形式复活。

为第一部定下基调的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实际上很有女权意识,这点在他其他的作品如《末路狂花》、《魔鬼女大兵》中也有淋漓尽致的展现。所以在这部《异形》中能够将这种女权主义意识展现的毫不突兀,深入人心。

西格妮·韦弗饰演的女战士雷普利,成为了影史上的经典女性角色

在整个系列中女权主义展现最为明显的当属詹姆 斯·卡梅隆执导的续集。在这部电影当中,女性的自主意识和自主行动能力得到了肯定。雷普利与小孩子之间的互动同时也为整个系列的母性定下了基调。在这里女 性角色的重要作用在之前的电影是不多见的,女性不仅可以做男性能做的事情,甚至能够做得更好或者做男性做不到的事情。

女权主义十分重要的几场运动,包括堕胎法案、性骚扰、家暴等等,在《异形》的整个系列中也都有大篇幅的隐喻来表现。这个系列同时也就获得了很多女性观众的肯定。雷普利的扮演者西格妮·韦弗也凭借这个角色一举成名,成为这个系列的灵魂。

“龙纹身女孩”劳米·拉佩斯在《普罗米修斯》中的角色是雷普利的延续

在即将上映的异形系列前传电影《普罗米修斯》中,同样有一位与雷普利同样勇敢坚强的女性,完美的继承了系列的传统,在这里就不过多透露,留给大家自己去大银幕上领略她的风采。

科幻片与其他类型片融合而成的亚类型有很多种,比如说科幻西部片、科幻爱情片、科幻恐怖片等等,一方面是由于科幻这种类型是兼容性很强的,另一方面是科幻的主导型同样很强,大多是作为“背景类型”出现的。

这些亚类型中就数科幻恐怖片发展成为了绝对的主流,究其原因还是因为由于人类本身对于未知事物的莫名恐惧感。《异形》不是第一部科幻恐怖片,却是让这一类型得以发扬光大的代表作。单说恐怖这一方面,影片就让此前或是之后的大多数恐怖片相形见绌。

异形幼体诡异的寄生模式,凸显了一种原始的生殖恐怖感

美式的恐怖元素常以视觉系冲击见长,真正的心 理恐惧还是东方的文化更容易孕育。不过《异形》这部作品在这两种恐怖片的基本要素上做的同样到位,《异形》在当时的大背景下,结合了冷战时期的核恐怖以及 性解放时期的生殖恐怖,虽说是两种时代的产物,但放之当下,片中的某些隐喻、和空间造型上的压抑,同样会让人冷汗直冒。

从《异形》之后,科幻恐怖片成为了大众所喜闻 乐见的主流类型。《怪形》(1982)、《变蝇人》(1986)、《异种》(1995)等等后世的经典之作中,无一不时时闪现着《异形》的影子。虽然这些 科幻恐怖片的题材多变造型不一,但是无论是从隐喻的设置还是时代映射的运用,都或多或少沿用了“异形模式”。

约翰·卡朋特名作《怪形》,其灵感与设定均源自《异形》

这里要提及的另一个方面,就是《异形》设定中 的故事大纲,背景中的黑公司维兰德-宇塔尼,直接影响了后世无数的“阴谋论”题材惊悚电影。此类电影中往往设定了这样一个承载了某种偏执理念的极权大团 体,牺牲掉必须舍弃的棋子来实现自认为崇高的目的。由此可见《异形》对于后世的影响绝不仅仅是单一的层面。

人类对于沉默深邃的外太空总是有着莫名的向往,在阿波罗登月之前,人们对于月球这个亘古不变的存在有着神秘的描写,而在成功登月之后,人们开始把目光绕过月球,投向遥远的星辰大海。

科幻作品中对于此的描绘和展望则要超前于普罗 大众,早在H·G·威尔斯时期的科幻小说便将目光投向了未知的太空,黄金时期的科幻作家们甚至成功的塑造了“太空歌剧”这一种影响至今的科幻类型。影视方 面则得益于60年代末《星际旅行》等电影电视的大热,到了七十年代已遍地俯拾皆是太空题材。

《异形》摒弃了科幻片中一贯的宏大场面,以幽闭空间制造心理恐惧

太空是一个广大的舞台,因其广阔无垠,在这种 载体上可以将想象力无限的放大。《异形》系列却是独具匠心的另辟蹊径,将故事的主要格局和核心人物,局限在狭小的太空飞船内,形成了一种幽闭空间,并且在 道具设计上尽可能往狭窄方向靠拢,以制造缩减空间的感觉(难道不是因为预算么?)。即使是正常观众,也会害怕密闭或者拥挤的场所,心里会不自然的担心这些 场所会发生未知的恐惧,严重的甚至会出现焦虑和强迫的相关症状。

在这种让人透不过气的设计之下,插入了异形这 样具有毁灭气质的未知生物,电影在外在包装和品质内核上可以说就已经是完胜了。在恐怖氛围的营造上,也多使用了恐怖片中一些常常使用的方法,比如黑暗的阴 影充斥着舰中的各个角落,比如始终看不到怪物的全貌,而是以它所留下的恐怖痕迹来制造无限的想象等等。

无尽的太空其实是更大的幽闭空间,

恰如《异形》当年的宣传语“在太空中,没人能听见你的尖叫”

这种幽闭空间内的恐怖手法也深深影响了后世诸如《异次元杀阵》等等著名科幻影片,以及大量使用同样手法的恐怖佳片。《异形》的这种设定不是首创,但是确是影史上第一个做到如此成功完整和影响力巨大的。

《异形》这个系列的知名度如此之高,很大程度是因为每一部都拥有一位风格独特鲜明的导演,这种一部一个知名导演的系列在影史上并不多见。

在执导《异形2》的时候,詹姆斯·卡梅隆还远远没有现在的呼风唤雨能力,充其量也就是凭刚刚拍摄的《终结者》证明了自己很有能力罢了,但是在这部影片之后,卡梅隆在好莱坞才算是真正站稳的脚跟。《异形2》为卡梅隆带来了荣誉,卡梅隆则为《异形2》带来了精彩。

除了人物及科幻设定遵循前作,卡梅隆将《异形2》完全打造成一部真正的科幻动作片

(图为詹姆斯·卡梅隆在《异形2》片场)

很多人认为《异形》的第二部比第一部要更加具有价值,笔者认为二者之间其实没有过多的可比性,因为除了在续集中沿用基本设定之外,这部续集完完全全是卡梅隆风格的大场面动作片,不应与开山的幽闭空间惊悚题材进行对比。

卡梅隆个人风格强烈的大开大合也使得影片的观 赏性大大的提高了,将第一部中只在后半段遮遮掩掩的露出真容的单只异形,延伸成为一只颇具规模的大军。同时女主角雷普利也由首部中坚强的女性转型成为孤胆 英雄,扮演者西格妮·韦弗也因此获得了奥斯卡的提名,这在商业电影中是很难得一见的。从此《异形》系列当中的雷普利,成为了与《第一滴血》中的兰博齐名的 英雄。

卡梅隆镜头下的异形不再藏头露尾,高难度的种族激战贯穿始终

在创新方面,将世界观扩大是一件很艰难的工 作,要将扩大之后的崭新世界填充的令人信服更是难上加难,卡梅隆在这方面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其将军队的引入也是一个创新式的举动,在后期商业电影的对抗 模式中,军队的引入成为了模式化的元素。总而言之,卡梅隆的才能将这个系列拔高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2007年一部19分钟的纪录片《H·R·吉格的圣域》以吉格尔以及他的作品为专题,介绍了这个以《异形》艺术指导之名在影迷中名声大噪的艺术家。

异形的设计,是H·R·吉格的一幅画作《死灵IV》所启发的,并为他一举赢得了1980年的奥斯卡奖。他有许多画作多收录于画册中,包括《死灵之书》、《死灵之书2》等,以及他成为国际知名的艺术家前,频繁刊登在《选萃》杂志的画作。

《异形》系列的成功,H·R·吉格居功至伟

作为对世界有机机械画风有深远影响的噩梦超现 实主义画家,吉格以其非凡的想象力和细腻的手法,表现出一种冷峻威严却又华美惊人的恐怖。在这些具有生命的机械装置中,有昆虫的某部分躯体,有人体的器 官,还有一些无法想起却又历历在目的轮廓和形象。或许世间本来就存在这些死亡的征兆,只是人们不愿去发现和承认,而给它们打上渎神和非人道的烙印,使艺术 服从宗教道德以展示人类神圣美好的愿望。他的作品能够在第一时间内唤醒你心底的恐惧感与阴暗面。你明知眼前这一切纯属荒诞,却无法抗拒死亡的威慑,以及对 人性恶的认同。

H·R·吉格为异形绘制的概念原画

在《异形》的设计过程中,吉格对未来工业废墟 的描画可谓登峰造极。在荒废的暮霭中弥漫着神秘的恐惧,锈迹斑斑的机械装置,因为具有了生命而轻微地蠕动着,排出令人胆寒的气体和黏液。而在后期为《异形 3》、《异种》等影片的设计中,吉格秉承其一贯的风格,营造出恐怖而充满毁灭感的氛围。此次为《普罗米修斯》,吉格再次出手,设计了片中外星神室里的巨幅 壁画。

《黑客帝国》里许多场景的美术设计带有显著H·R·吉格风格的影响

在流行文化的艺术领域,吉格被定位于赛博朋克 (Cyberpunk)。而事实上,吉格的设计实际上真正触生了赛博朋克文化,《黑客帝国》、《移魂都市》等影片的设计人员都声称受吉格的风格影响深重。 吉格在催生了一种文化之后反过来又有被自己催生的文化所影响。在赛博朋克已经成为一大主流文化的当下,吉格也在不间断用他独有的艺术品位去影响着一代又一 代人的审美观。

在新好莱坞的风潮下,弄潮儿们在70年代改变了整个美国乃至世界电影的走向。在那个伟大的年代里,科幻电影也迎来了决定性的转折,不仅仅整体的风格被完全改变了,那个年代崛起的一批风华正茂的编导新星也成为了日后绝对的中坚力量。

《2001太空漫游》将科幻片推至崭新的人文高度

如果要为70年代好莱坞科幻电影的发展找一个 起点的话,恐怕要以1968年斯坦利·库布里克的传世经典《2001太空漫游》作为起点。自这部惊世之作以下,科幻影人突然悟到原来科幻可以拍的如此宏大 和深邃。四五十年代是美国科幻小说的黄金时期,但是影人们是不敢设想将那些奇想的文字转换成影像的。自库布里克牵头,好莱坞有志青年们全身心投入到了这项 伟大的工作当中。

七十年代的前半期,科幻电影的制作仍显得稍有些放不开手脚,不过已经出现了《沉默奔跑》、《暗淡的星》这样内涵上具有深刻寓意、场面上相较而言规模并不小的传世作品,但也有跟老式科幻风骨相近的《西部世界》、《复制娇妻》等等经典影片。

卡朋特《暗淡的星》与斯科特《异形》的诞生有着微妙的关系

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暗淡的星》这部影片,作为约翰·卡朋特的处女长片,无处不在的戏谑和冷笑话,被现今评论界所极力赞赏,不过在当时,本片最大的成就恐怕是导致了《异形》的诞生。影片制作人因为本片的票房失败,而转换思路去投拍《异形》。

《星球大战》确立了科幻大片之路,而之后的《异形》则反其道而行之

而后真正的巨大变革来自1977年,好莱坞的两大巨子,乔治·卢卡斯和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几乎同时推出了自己的心血之作:《星球大战》和《第三类接触》。前者直接成就了往后几十年好莱坞“大片”的模式;后者则更多是代表着好莱坞之王的初试啼声。

在70年代的尾巴,《异形》正式登场,滑溜溜的怪物在漆黑的影院中破膛而出,为这场时代的巨变划上了一个十分完美的句点。

看过《异形》系列的观众一定对于贯穿于每一部的仿生人角色印象深刻。尤其是在第一部刚刚问世的时候,仿生人被毁掉浑身冒出白色浆液的段落,是仅次于异形破凶而出的场景让人津津乐道。

《异形》中的仿生人Ash是片中除异形外最令人胆寒的角色

仿生人在这个系列中常常是作为关键性人物登场 的,在所有出场角色中,直接以一种意象的形式代表了整个阴谋幕后的黑公司。仿生人在科幻电影中属于一种地位独特的角色类型,它们是传统机器人与真正人类之 间的模糊地带,在外表甚至身体机能上已经完整的具备了真正人类所拥有的一切。与人类不同的则是其没有灵魂这种东西,其思想往往是由程序所控制,却在某种程 度上挣脱了一些传统的条条框框(诸如机器人三定律等等)。而涉及到此类题材,就往往会引出大量的宗教解读,无外乎人类与灵魂、上帝与造物等等,在此不作详 述。

在让-皮埃尔·热内执导的《异形4》中,为了 突出仿生人的重要作用,采用了由薇诺娜·瑞德这样的大明星来扮演,也使得这个角色在观众的心中无形中加重了份量。同时作为一名“女性”角色,在戏份的分配 上也与绝对的主角雷普利进行了新的分配,使得这一部电影看起来更像是一部双主角影片。

《普罗米修斯》中,法斯宾德饰演的仿生人David是个神秘的关键人物

而在《普罗米修斯》当中,依然延续了仿生人这 个角色设定的传统,这一次的重担落在了当下正大红大紫的影帝迈克尔·法斯宾德两个人的身上,这种设定也代表着仿生人已经成为了这个系列故事的绝对灵魂人 物。这已经不单单是人类与自己的造物者、人类与造物者的宠儿之间的较量,而是人类同时也在与自己的造物之间进行的一场残忍的博弈。

不知你注意到没有:雷德利·斯科特的《异形》中,飞船上其实泾渭分明地有两个世界:上层休眠起来的船员们都穿着浅色的衣服,船舱内明亮洁白,几乎一尘不染;而下层的船员们则生活在黑暗之中,到处是蒸汽、机械和油污,这些船员也成了异形的第一批牺牲品。

《异形》系列一直很突出这种阶层问题——比如第三部中雷普利身陷监狱遭遇到强烈的女性歧视,以及她作为“无罪者”和这些囚犯之间的巨大矛盾。从更高的层面来说,《异形》系列隐含了对父权社会以及后工业时代的批判。

小异形破膛而出的场面,隐喻意味浓厚

最初的剧本里,雷普利这个角色男女未定,是导 演雷德利在开拍前决定把角色设定成女性。《异形》系列在大师H·R·吉格的设定风格下,充满了符号性的性暗示意味:异形的头部和它伸出来的棍子状的嘴都酷 似男性生殖器;异形所在星球坠毁的太空船开口处犹如张开腿的女体,三个地球船员进入其中,就如同是游入子宫的精子;小异形从船员肚子里破腹而出一幕是影片 中最令人惊悚震撼的场景,这个小异形本身就很像阳具,而它从男船员腹部钻出,显然可以看作一种“男性生殖”的象征意念——我们知道,男性对女性生殖这件事 是既怀着敬畏又有恐惧感的(中国古代同样有很多禁忌能表现出这种复杂的态度)。影片用这样的影像暗示出,阳具→生育→死亡,这是男性内心中一种隐秘的恐 惧。显然,它有别于一般科幻电影或者恐怖片里简单的男性主导视角。

异形的繁殖方式是用阳具般的嘴刺穿生物,通过 这种带有强暴意象的举动,留下自己的胚胎,让小异形在对方体内生长,最终破体而出。异形没有人类所谓的思想,不受任何道德和法则束缚,完全凭本能行事,而 这个本能就是疯狂地追求繁殖——这不就是对由男性靠生殖冲动建立起来的社会的质疑么?

飞船中的小团队,实际上是当时美国社会的浓缩

70年代末,美国已经开始进入后工业时代,机 械、能源体系慢慢被生化、电脑等新技术取代了在工业中的主导地位。巨大的新技术托拉斯企业往往在背后控制着一切,令人担心一种新的,以技术和资本为基础的 集权体系悄然出现。这个时期的科幻电影往往会体现出对这种后工业时代的警惕,反体制反主流成为一种风潮:例如《超世纪谍杀案》(1973)中对 Soylent Green公司的怀疑,《我不能死》(1976)对电脑控制世界安排重生的猜疑,《摩羯星一号》(1977)里更直指宇航局(也即政府)利用传媒欺骗世 人……《异形》飞船上的电脑叫做“Mother”,而它执行的正是“公司”,其实也就是“Father”的意志。影片中的“公司”一直试图捉住异形进行研 究,把其转化成军事用途,这正是充满侵略性和扩张性的父权与后工业社会的隐喻。

雷普利与异形的对决,可以理解为女性对父权的对抗

值得玩味的是,在与异形的对抗中,女性力量 (防御的、坚忍的、被动的、持久的)最终胜过了男性力量(攻击的、强力的、主动的、迅猛的),独独是雷普利,这个不想生育的女人最终抗拒了来自异形和公司 两方面的疯狂生殖意向。公司和异形都想在宇宙空间里无尽地进行扩张和掠夺,其结果只能是混乱和恐惧的蔓延,只有女性的力量才能阻止这种疯狂的行为。

当雷德利·斯科特决定启用H·R·吉格作为主 设计师时,就注定了这部电影的美术高度,也决定了在特效制作上不寻常的难度。因为设计理念超前,《异形》很多特效解决方法是匪夷所思的:异形结构复杂的尾 部直接使用了真实的蟒蛇蛇脊椎骨,那些背后像气管一样的器官则是劳斯莱斯的汽车尾气管;异形卵以玻璃纤维为基础,用透明油漆混合色料刷上材质;抓脸虫直接 用羊的肠子、鱼肉和生蚝肉来制作;仿生人Ash被毁坏时体内喷射出的白色液体是面粉糊、鱼子酱和牛奶的混合物。为了制作造型前卫的宇宙飞船,模型组基于导 演雷德利·斯科特绘制的故事板和画家Ron Codd的设计稿,造型使用木头和塑料制作飞船基本造型,表面的大部分细节则使用各处收罗来的玩具零件堆砌——战舰、坦克车、二战时期的轰炸机等等,最终 展现的是一个如城堡般的奇异设计;为了不同的镜头,特效组制作了3个不同比例的模型,长度分别是30厘米、1.2米和3.7米。而那些太空场景,则是艺术 家直接画出来,再用投影仪投射到胶片上。一位身材修长、高达2米18的,来自尼日利亚的黑人留学生Bolaji Badejo身披植物胶制作的异形外套,出演了异形的大部分镜头。

“异形”的出镜采用了舞台剧的方法,由高大的真人穿着特制的外套出演

《异形》系列的特效,它一亮相就有极高的起 点:复杂的生物模型、微缩拍摄、真人化妆——虽然它们和CG都没有关系。传统特效贯穿了整个《异形》4部电影的特效制作,即便是在CG特效技术已经完全成 熟的2012年,《普罗米修斯》中的模型特效依然举足轻重。一方面因为异形的复杂程度在电影界很罕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CG模型来说都难度太高;而且在 电影中都有大量的针对外星生物体表甚至内脏结构的细致特写镜头,这些画面对CG特效来说难度很大、制作昂贵,而模型和真人化妆依然是最好的选择——在今天 依然如此。

《异形》第一部并没有用到CG特效,第二部也 没有,但是这两部电影都拿到了奥斯卡最佳特效奖。作为接棒者的詹姆斯·卡梅隆,才华是毋庸置疑的。特效团队制作了更高水准的微缩模型道具,也设计了更加舒 适的异形服装。那只片尾出现的异形皇后,足有3米多高,有2个真人演员在其内部操作,另外还有3个模型师通过电线连接相关肢体进行控制。雷德利·斯科特的 才华让《异形》成为经典的恐怖片,卡梅隆则把这部电影变成了动作大片,影片特效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异形2》中压轴登场的“异形皇后”,其设计构造极为复杂

大卫·芬奇执导的第三部时是1992年,那时 伟大的《终结者2》已经面世,《异形3》也终于有了一点CG特效镜头:异形头部的碎裂,片尾外太空里飘飞的碎片,还有一些一闪而过的异形镜头有用到CG制 作。但是碍于当时的技术水准和投资金额,这些镜头并没有请到如工业光魔这样的顶级大厂,而是一些独立艺术家来完成。CG角色的动态很僵硬,色调也很不尽人 意,在一堆实拍画面中显得很出戏。这部电影命运多舛,最终也成为系列电影中的一个遗憾。

1997年的观众看到《异形4》时,一开场就 是一只用CG制作的外星苍蝇,恶心又令人印象深刻,也标志着CG特效技术的成就。当时刚在CG界有点名气的蓝天工作室撑起了特效场面,为这部电影制作了近 40只异形——这是首次在异形系列电影中大量使用CG制作完整的异形形象。这些CG模型的精细程度较《异形3》有了长足进步,已经可以胜任特写镜头了。遗 憾的是,在90年代CG渲染技术还不完善,这些CG异形依然和实拍画面有严重的色温差。另外,在《异形4》中所有的太空和宇宙飞船的画面,依然完全使用微 缩模型+实景拍摄+绘景图片来完成,因为导演认为CG技术无法达到实拍画面的质感。在电影最后出现的那个有人类DNA的新异形,则依然使用老传统手法:真 人化妆出演。

《普罗米修斯》中传统特效与CG特效的完美结合让影片达到了年度最佳视效的水准

转眼到了2012年,33年之后,这部电影系 列又回到第一部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手中,仿佛一个轮回。此时的CG技术已经今非昔比,几乎所有困扰电影人的CG技术关键问题都已经得到了解决,当年在构想 《异形1》时候压箱底的设计稿终于可以变成大银幕的画面——威塔数字工作室制作了里程碑般的细腻CG肌肤;MPC公司制作了照片级逼真的“普罗米修斯” 号;The Mill公司的天才们制作了电影中所有的全息影像……向来以注重细节称著的雷德利·斯科特终于过了一回大瘾:太空船的操作界面、各大公司的标识、虚拟宇宙 符号的屏幕设计均达到了专业级,真正打造了一部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的太空歌剧。不过,传统特效依然在这部电影中发挥着巨大的、不可替代的作用:几位身 材高大的工程师是由体型健硕的真人演员化妆后实拍;诡异的生物“三叶虫”由雕塑师制作,再用CG加上活动的触须……而在外星球的特效制作上,雷德利·斯科 特极具创意地带着剧组到冬天的冰岛实地拍摄,在地球上寻找到了电影中属于外星球的景色——最有才华的特效师,就是上帝——这似乎又为这部探讨造物者的电影 增加了一层深意。

《异形》系列电影的头两部以开创性的特效制作 代表了那个时代的传统特效最高水准,之后的三四部水准稍逊,时隔多年之后以《普罗米修斯》重回巅峰。但无论怎样,这5部电影无一例外拥有独特的概念设计、 极富挑战的美术风格、风格迥异但都精益求精的导演。对所有的特效从业者来说,这5部电影都是梦寐以求的理想项目。

说道《铁血战士》与《异形》的融合,在迷友心中是一件意外但值得津津乐道的事。就好像恐怖片迷看到《佛莱迪大战杰森》一样,2004年上映的《异形大战铁血战士》带给了科幻迷强烈的震撼。

铁血战士与异形一样拥有狰狞可怖的面孔和杀戮的本性

于1987年上映的《铁血战士》,不仅仅是另 一部伟大的科幻恐怖片,同时也将影视地位不次于异形的生物——具有隐形能力的“铁血战士”带入了人们的视野中。由最开始的丛林战到第二部的城市战,铁血战 士强悍的步伐背后牵动着观众们深深的好奇,这种同样来自外太空的生物,背后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铁血战士》的故事来源受到了《异形》很深的影响,甚至在场景和人员的设定上面也有诸多借鉴和致敬,只不过舞台从太空转移到了人类熟悉的地球。虽说如此,此系列对于铁血战士这种生物的完整塑造,使得《铁血战士》系列成为了足以与《异形》比肩的伟大科幻片。

在《异形大战铁血战士》的设定中,异形在种族上沦为弱势

2004年福斯公司将手中握有版权的两个伟大 科幻系列,进行了世界观合并,同时解决掉了异形的来源和铁血战士的往事,总体来说这种合并是毁誉参半的,有拍案叫好认为这种世界观的合并是一加一大于二 的,合并之后会激发新一轮的创作力;而反对者则认为这种唐突盲目的融合会损失掉各自原有的独特风格。

其中质疑的声音在《异形大战铁血战士2》的时候达到了高峰,几乎使得这两个系列都面临着无以为继的窘境。直到福克斯公司认清现实,决定不再进行组团式作战,而将相对而言更加经典的《异形》系列进行重启,于是就有了我们现在万众期待的《普罗米修斯》。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思念日志
从《异形》到《普罗米修斯》 科幻经典的隐喻与: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从《异形》到《普罗米修斯》 科幻经典的隐喻与相关文章
  • 从《异形》到《普罗米修斯》 科幻经典的隐喻与

    从《异形》到《普罗米修斯》 科幻经典的隐喻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