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长莺飞的诗意书房(戴军)

作者:草长莺飞的诗意书房(戴军) 来源:未知 2020-06-23   阅读:

许多人知道徐风,是因为他的紫砂文学。的确,近几年,徐风对于紫砂的独特叙写,不仅催生了一种新的文学样式,也让更多的读者因为文学爱上了紫砂。那些充满智慧和张力的文

  许多人知道徐风,是因为他的紫砂文学。的确,近几年,徐风对于紫砂的独特叙写,不仅催生了一种新的文学样式,也让更多的读者因为文学爱上了紫 砂。那些充满智慧和张力的文字,就像用紫砂壶泡出的阳羡茶,馥郁甘醇,滋味悠长,令人怡然忘我,神游八极。人们不禁要问:紫砂壶是哪方神器,阳羡茶又是何 处仙草,会酿造出如此美妙的玉液琼浆?于是,徐风又捧出一本新著《南书房》,告诉你,紫砂是藏在江南宜兴大山深处一种神奇的五色土,阳羡茶是曾让历代帝王 朝思暮想的一片宜兴的翠叶,它们都是因为江南杏花春雨的长久浸淫,才有了无比的灵性。而丰饶秀丽的江南,遍地宝藏,在徐风看来,就是培育他成长的一间硕大 的书房。由此我们懂得,倚靠着这样气韵充沛、意蕴悠长的书房,徐风的文字才会如此活色生香,荡气回肠。

  走进南书房,你会惊喜,这里有着一派葱茏的江南物态元素。这里山水清丽,田园如诗,风调雨顺,人勤地丰。在徐风的笔下,江南总是那么风姿绰约, 遍地鲜灵,随便一走,随口一吟,便是一幅斑斓的胜景。“人勤春早,百合含馨;朝夕躬耕,萝卜赛梨;水芹丰茂,西瓜冠蜜;菜畦烂漫,莲藕田田;樱桃正红,芭 蕉常绿;河网清澈,翠柳成荫;湖光旖旎,帆影渔歌;古街古寺,返璞归真;田园诗画,新村靓姿;别墅成群,亭榭风流,黄发垂髫;安闲遐逸。”(《周铁赋》)

  走进南书房,你会赞叹,这里充满了江南生活的情调与韵致。那些吮吸了天地之精气的山珍湖鲜,到了江南人手里,总会最大限度地释放出它的生物能, 将色香味的享受推向极致。“西渚一带有道凉菜叫‘香椿拌豆腐’,是把上好的紫椿在沸水里稍煮,以半熟为宜,然后均匀浇上麻油,与滑嫩的小箱豆腐拌在一起, 还可佐以虾皮、葱末、豆腐干丁之类;爽口而多味,口感极佳……香椿炒鸡蛋,也是这里有名的土菜,极香,又不像野葱那么冲鼻,再浇一点麻油,色泽鲜黄翠绿, 整个春天都在你嘴里了……香椿炒竹笋,又是西渚的一道不可抗拒的土菜……”(《地气》)一种春天里江南漫山遍野都是的野生植物香椿,宜南山乡的西渚人就能 调出这么多姿多彩的美味,怎能不叫人神往?这种食不厌精的背后,是江南人对于生活品质的讲究,对于俗世之美的追求,亦是对于自身的一种珍视。

  最令人神往的还数紫砂壶泡出的阳羡茶滋味了。阳羡茶、金沙泉、紫砂壶,是东坡居士眼中的“饮茶三绝”,紫笋的清苦,涧泉的甘洌,紫砂的古拙,再 加挚友相聚,诗画相和,把盏论道,共赏雅玩,那滋味,如清风徐来,月照松间,修篁摇弋,花影漫舞。此乃人生高境也。因而,在徐风看来,品茶,在江南人的生 活里是关乎性灵的,亦关乎生命的质量。而在宜兴,手执一把紫砂壶,并非文人雅士的专利,平头百姓同样在其中找寻到了一种尊严,一份闲适。

  置身南书房,你也会沉思,因为在这里,你能够清晰地触摸到江南文化的精神内核。那是一种普世的人文情怀,一种高洁的人格修为,一种胸怀天下的精神风骨,一种非功利的唯美追求。

  崇文之德,向善之心,让徐风的祖父母数十年前赴后继着捐资助学的义举(《第N个清明》);身为乡村医生的父母显然继承了父辈的德行,为救助那些 贫病交加的乡亲,他们常常忘记了自己(《父母的医道》);离了婚的老师和师娘依然相互牵挂,一旦对方有难,总是倾其所有,鼎力相助(《同林鸟》);而对于 土地的感恩,对于子孙的愧疚,让农民潘根大四处举债、不顾一切地复垦土地,最终倒在了复垦地上,以那样惨烈的方式完成了人格的升华(《一束日记》)。徐风 笔下的这些民间人物,都在俗世生活里践行着自己的道德信条,肩负起对社会的一份担当,并由此铸就了高贵的心灵。

  当这份对社会的担当演变为对家国命运的挽救时,江南人的胸襟与豪气更是令人惊讶。当年岳家军在宜兴百姓支援下屡败金军的辉煌历史可以证明,江南 从来就不缺好勇尚武之风,同仇敌忾、保家卫国之士(《春风沉醉的晚上》);紫砂艺人金士恒东渡日本传授技艺的动人故事告诉人们,民族气节同样是高悬在江南 人头顶的猎猎旗幡(《在那波涛尽头处》);徐悲鸿,中国现代美术的奠基者,一位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面对国破家亡,怀揣一颗破碎的心远赴南洋,用画笔为抗 日募集义款,其铁血男儿之情怀感天动地(《南洋的脚印》);瞿秋白,一介书生受命于危难之际,遂放下个人的文学梦想,以柔弱的肩膀力图扛起生命不能承受之 力,终于为此付出年轻的生命,其慷慨悲壮令人扼腕痛息(《在闽南·长汀》)。

  不过,江南人从未将现实的责任当作生命全部的价值,除此之外,他们还有更高的个性化目标,那就是,诗意的栖居,生命的愉悦。

  独特的山水禀赋,馈赠给江南人丰厚的资源,也成就了他们审美的人生态度。无论是追求精致的俗世生活情调,还是把壶品茗、翰墨生香的雅致生活意 趣,其本质都是一种超然于物欲之上的审美文化,一种超越了伦理主义的诗性精神。这样的价值取向是如此普遍,书中的人们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或遨游书海,或赏 玩宝壶,或点墨成趣,或执笔抒怀,甚而呼朋引类,共谋文化盛事。那些心怀梦想的文艺工作者是那样如鱼得水,踌躇满志。而一把小小的紫砂壶里,更有着纵贯古 今的世道人心,人间天上的万千气象。

  南书房里,紫砂永远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即便它安静内敛地伫立一角,也照样让人怦然心动。紫砂壶古朴虚静的本性,注定了爱壶之人寄寓其中的,必定 不是济世治国的功名心,而是艺术化的人生理想。在徐风看来,紫砂泰斗顾景舟的壶,有着千年老佛般的入定之美;花器大师蒋蓉的壶,有着鹤发童颜的赤子之美; 那些婉如女红的美人壶,总有纤尘不染的脱俗之美;即便是积满茶垢的乡间老壶,也有着穿透岁月的沧桑之美……砂壶教会我们擦去心灵的浮尘,展露生命最本真的 大美。

  南书房,草长莺飞,诗意无限。了解了它,我们才能了解徐风文字的出处与来路。徐风说,他不知道造化能让他走多远,但“一生拥有那么大的书房,能 在那么大的书房里遨游盘桓,滋补心灵,当是人生一大快事。能用笔墨为家乡写出一点真诚的文字,更是此生无憾”。我羡慕徐风,更相信他的南书房会引领他走向 更加广阔的天地。

  (《南书房》,徐风著,世界知识出版社2014年7月出版)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温馨文章 美文推荐
草长莺飞的诗意书房(戴军):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散文作者草长莺飞的诗意书房(戴军)转载请注明出处。
下一篇:没有了
草长莺飞的诗意书房(戴军)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