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花儿开

作者:玫瑰花儿开 来源:未知 2020-07-01   阅读:

姜建华看那田野的小花,风吹黄橙橙的麦浪,吹不醒故乡多年的旧梦,没说一句话,花已开半夏,梦非梦花非花,只剩下一抹繁华。风,吹不散他的梦,花,默默开在

姜建华


看那田野的小花,风吹黄橙橙的麦浪,吹不醒故乡多年的旧梦,没说一句话,花已开半夏,梦非梦花非花,只剩下一抹繁华。风,吹不散他的梦,花,默默开在那漠然的夜,雪,蔓延了整个红尘飞扬的大地,月,照着寂然的沉默的夜。一片叶子昭示光阴流过,曾经的悲伤病疼折磨,在那夏天的第一场雨里消失殆尽

                                ——题记



你早已植入我的梦之深处,生命的轨迹从这里开始而炫目,水水灵灵定格为红色的油画,在浮华的尘世,参展。

呼吸苍苍黄土,亘古不变,是今生旷野的魂,绰约的丰姿羞涩最后的阳光,谁在你的身前驻足。展厅的泪滴映着少年的灼伤的心事,忧郁的歌从此不绝,带着文明与饥饿和天空的鸟,作默然无语的盘旋。

你的身影绣于我满身的伤口,夏日的风渗出又一抹的鲜红,这里我曾来过,只是难以带走,玫瑰的色泽。



夜风吹起你的发丝,是抚摩,还是嘲弄?星光倦怠,花泪有痕,何处是你的家乡?飘摇,飘摇,望断天涯,细数遍地的落花。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一个在枝头绽露的笑意,水灵灵的花瓣,闪着娇艳和自豪。这样的夜曲,不要说出它的名字,不要摇醒那湿润的梦呓,让它独自飘过这寂寞的夜空,让那摇曳的花轻盈地开放。

今夜黯淡的月光里,谁在轻轻抚慰着树枝的神经,看不清树的表情,只有蝴蝶翩翩飞舞,幽微的风在传递着谁的语言?你受伤的爱情为谁歌唱?你翩跹的舞姿又怎样饱经风霜?恍然一梦千古伤心,冷冷清清,多少泪水多少伤痕,望断青春!

绿色在你心中涌动,也曾在我的梦中游弋,我流浪在青春的小站,正赶上你十七岁的雨季,雨,闪着清亮亮的水花,打湿了我淡绿色的记忆,黄土干裂的情纹已丰润,我却寻不到你纯纯的心迹,沐着这清凉清凉的雨,我沉默无语,干涸的心,涨满了泪的抑郁。

当苦涩的芬芳缓缓升起,十七岁的雨,已飘然远逝,梦中,却常响起雨的嘀嗒声,明天会不会再有这种雨,那个美丽遥遥无期,等待的日子心在哭泣,却不怨你,也不怨雨,沿着生命的荒河我继续流浪,去追寻蓝天温情的誓语。

水远不会忘记这绿色的季节,有一场淋透我的雨。



往事如鸿,流云扯不断痴怨离乱,那个十里长亭的相送,风卷残云,落了遍地的黄花。

流水送不去隔山隔水隔音讯的爱恨情仇,最好挥毫写万字,泼墨千江水,峰峦苍翠,鸟鸣潺潺涧水间,千岩万壑,可够你那千年的情转百回,枯草被季节遗忘,可寄托下,这夜空的闲愁,凝眸时分,今夜的月,惊了那林中的孤鸿,朱颜易改,青翠难留,兰亭古墨又何如,在这泪落无声的,月夜,依稀风韵不见春的颜色。

一枝枝秸秆站在旷野中,层层麦浪开始席卷这个晴雨不定的夏天,勃勃生机,给大地热望的期待,一个结结实实的回答。

五月花的海洋,绚丽,奔放,甚至张狂,肆意的燃烧,把那秋天蓝色的忧郁一扫而光,挥汗如雨的山巅,夜幕低垂里徘徊的原野,那年轻时代曲水流觞的氤氲,从凉凉的秋日,穿过圣洁的冰和雪的世界,抵达这山野的烂漫。

那样的时光,鲜花和荆棘一同盛开,汗水湿透被荆棘划破的衣衫,少年依然灿烂的笑颜,那山顶兀自吐着黑的云,白的云,鸟儿懒洋洋,不时东张西望,旧时的土屋依然故我散发着温暖的光,万物生长,野草,荆棘,鲜花,还有让人惊喜的梦想。

暗淡的星光,闪在万里之遥的暗红苍穹,碧云黄花,珠帘卷走了十里秋风,金钗银钗闪耀,不见旧日的梦,二十四桥的明月,夜夜洒清辉,只不见,晓风残月里踟躇的人,泪洒千行,湿了这无名的小河,和心思潮湿凌乱的季节。



千年不死的爱情,和乌龟一样长久和石头一样坚硬,问世间,情是什么东西,怎一个爱字了得。

千年的蛇仙爱上凡世的许仙,法海的法术水涨船高,雷锋塔下是爱情的精魂,还是爱情的残存,那断桥断了谁的痴情,断了谁无缘的梦境。

那墓地飞出的蝴蝶,今夜飞向哪里,在寻找旧日的思恋吗,他们是否听到梁祝的小提琴,也会流出无声的泪滴,人们在歌颂爱情的美好,还是悲戚。

那一个秋叶翻飞的季节,碧云天黄花遍地,十里长亭,能否承载下思虑万千的张生崔莺莺,唱一句北雁南飞,何时再见你,我今生亦生亦死的爱情,拂墙花影动,玉人何时来。

我们坐在纯粹的梦里看云看水,在完美的梦境,营造爱情的海市蜃楼,那可是你的爱情公寓,那爱是虚幻,还是跨越千年的旷世奇恋。

日子很快,很慢地溜走,总有一天把热情耗尽,那时是否还有爱情的影子。

一堆落花,一片流水,爱的幻影,只有用虚幻的布景营造,谁又为谁殉情,谁又听这小提琴幽怨的琴声,爱是真的那般轰轰烈烈,还是一开始就为留下美丽的传说。

此刻,云好远天好蓝,谁在唱,爱,爱,爱不完,千年的白狐,无端惆怅,发情的夜猫,吱呀乱叫。



枯叶蝶,在季节的一角沉默无语,那往日的阴霾在哪里起起落落,不死不灭。

天空摇晃,许多灰白的碎片跌落一地,谁在说摇摇晃晃的世界,穿越半个中国去睡你,辽阔的田野,飞满美丽爱情的泡沫。

何时,你在黎明的晨曦里静坐,想象着风姿绰约,开屏的孔雀,到最后幻彩脱落,像一只扒光毛的土鸡,静静的走,静静的歇,再无惊天地的情泣鬼神的歌。

听山水的袅袅的颤音,空荡荡的风里,飘着俗不可耐的絮絮叨叨的沙哑的歌,那个无聊的下午,逃离了传说的折磨。

一片叶子昭示光阴流过,曾经的悲伤病疼折磨,在那夏天的第一场雨里消失殆尽,没有爱恨情仇春花雪月,一场风雨里不需要执著,一场慢慢生命的歌,最后的一片叶,还有那只学着枯叶的蝶。

灯红酒绿,天空没有颜色,一个个游走的身影,恍若隔世的魂魄。

夕阳几度,轻风吹过,没有山盟海誓,没有你死我活,这黄昏,这城市,多么脆弱,一只羌笛,一支婆娑杨柳的怨歌,错错错,莫莫莫,雨送黄昏花易落,莫说醉时欢歌伤离别。

春风又生遍地绿,可知那秋雨梧桐叶落时,霓裳羽衣唱一曲,大地茫茫,

人和鸟都没了踪迹。



夏日来临的时候,游走于四方的风,你去看望那一片玫瑰园,开着千万朵爱情之花的田园,玫瑰,情人节的圣洁,华丽,抑或怪异,在这里,如同庄稼一般朴素,温暖,辽阔,谁曾策马扬鞭追赶那远方虚假的日暖花开的传说。

我缓缓驻足,静静地观望,诧异于这毫不顾忌的争奇斗艳,那山谷漫山红叶的低语,又缓缓回荡在心间,谁再唱一曲碧云天黄花地,那秋风里的踟蹰徘徊,走过原野山岗低诉的风,走过瑟瑟暗淡的时光,谁能猜透这红红的玫瑰,怒放一季的小小心思。

走过丽日,阴霾,时光流转,乱纷纷一片,叶落花开,莺飞草长,繁荣抑或凋敝,雁去雁来,一声声,谁留意那清凉或喜悦的叫声,谁还在锄着稀稀的豆苗,或采着东篱的菊,不知疲倦,原野上游荡的人,抬头望一望那瞬间聚散的云,一声叹息。

碧云天黄花遍地,千回百转地唱在秋风里,空谷的红叶,依然带着秋的低语和残存的热情,一个不经意的午后,再次选择的出发,一个朗朗的天,火红似海的艳丽色泽,那火红火红里,激荡着多少年少的痴狂和执著。



穿越大片大片的花海,人海,情海,你的爱有没有融入这季节一样的浓烈,澎湃,面对面,花的海洋,浓郁的芬芳,走过秋风,热烈奔放的笑声,见证红花红叶的不同,谁摘到那最美的花朵,梦中的期待,依依不舍。

梦一样地消失殆尽,那样清晰又那样朦胧,失去的东西永不复归,再也回不去那凉爽的夜,没有悠悠花枝俏,那只歌唱的夜莺飞到哪里去了。你是一缕风,你是一粒沙,忘记说过的情话痴话,随那蒲公英,浪迹天涯。

风,吹不散他的梦,花,默默开在那漠然的夜,雪,蔓延了整个红尘飞扬的大地,月,照着寂然的沉默的夜。


2019.9.15八月十七岱下记之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恶魔眼泪 励志短信
玫瑰花儿开: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散文作者玫瑰花儿开转载请注明出处。
玫瑰花儿开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