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蟒手记(第四章)

作者:养蟒手记(第四章) 来源:未知 2020-07-09   阅读:

摩托和迷笛在我们多次聚会的宠物店外,康宁坐在椅子上挥舞折扇,空气里飘散着躁动。化验那些躁动颗粒,不难解析出大家对康宁的渴望:抽他,酒瓶子抡……大嘴巴扇。康宁

摩托和迷笛

  在我们多次聚会的宠物店外,康宁坐在椅子上挥舞折扇,空气里飘散着躁动。化验那些躁动颗粒,不难解析出大家对康宁的渴望:抽他,酒瓶子抡……大嘴巴扇。

  康宁身边已不再拥有众多粉丝,对面只一个卷发男狡猾地盯着他,在男人身后是她染着黄色短发的大眼睛女友。她左手提着一袋饲料鱼,右手挂着男人的衣服,很有耐心地等待他们谈话结束。

  这就是我和摩托初次相遇时情景,当时他不停地问无数让康宁抓狂的问题,他依旧耐心回答,这情景多少有些感伤。以往康宁只回答专业问题。

  什么蝎子最大,摩托问。

  康宁摇头晃脑地告诉他是帝王。

  能到多大?

  野生能到三十厘米,人工能到二十厘米。但市场多见十厘米左右个体。

  那是多大,都说你是专家,这行业里最牛的,你给我比划下十厘米多大好么,二十厘米多长?

  康宁很头疼地用手比划着。摩托坏坏地看着他,又看看女友,似乎兴致刚刚开始,她站在一边辉映着他的恶笑。

  够长!够大!哈哈,那帝王蝎纯情么?

  不知道你说的纯情是指个体大小还是别的。

  纯情就是看着一下就牛逼了,你懂么?你不会不明白纯情的感觉吧,别人可都叫你康大,我特意慕名前来找到你的,都说整个官园只要进来就能认出哪个是你,多纯情!

  那帝王……挺纯……情的。康宁有些不习惯如此的交流风格。

  纯情就行,要不就完蛋操了……你有帝王么?

  康宁摇摇头说没有。摩托眨眨眼,继续问康宁还有什么。康宁慢慢进入习惯性地炫耀语调和节奏,从第一毒以色列金蝎,强壮的黄肥尾蝎,到微型柱尾蝎……摩托的眼睛听得都闪光了。

  太有意思了!那帝王和以色列金蝎哪个大?

  当然是帝王大,要不然怎么称作皇帝蝎。

  那帝王蝎和以色列金蝎谁毒?

  以色列,世界第一毒,LD数值排名第一。

  不管丫什么排名,我就要最毒的最纯情的?你说要是以色列金蝎和帝王蝎放在一起谁干得过谁?

  帝王能赢以色列,但是对于人类,以色列金蝎能够致命!

  纯情,致命纯情!是说以色列金蝎蛰你小鸡鸡一下你就没命了么!那帝王给你来一下不会没命是不是就爆硬,跟吃了恐龙鞭一样!

  摩托突然回头看看女朋友,她一下绯红脸颊。康宁顿时脸色铁青,他收起折扇借故离开,我猜测他不想让我见他陷入没学术氛围的谈话。摩托女友温柔地伸出手,握住康宁的扇子要他再和老公聊一会儿。顿时康宁像被蝎子蛰了,定在那里,此时此刻处男的身材中毒于女人香。

  我替康宁总结摩托来来回回的问题,无非是“养什么牛逼”“养什么大家觉得他牛逼”“什么品种最厉害”“谁干得过谁”。

  四个问题让摩托顿时把注意力转向我,他觉得我为他指明了方向,跟康宁聊了半天似乎什么也没说明白。我看着摩托的卷花头发,说没有纯情的蝎子只有纯情的主人。

  摩托瞬间折服,他回了句“只有肉车,没有肉人!养蝎子我是一坨屎,但豁速度我超纯情!”康宁利用这会儿,眼巴巴地看着摩托的女朋友,貌似期待摩托再问问题。

  从此摩托经常找我,后来他把我柜里的沙漠蝎全买走,雨林蝎没有要。摩托对雨林蝎的评价是:丫跟康宁一样傻逼。

  起初我担心摩托迷迷糊糊地不能照顾好蝎子,可慢慢地发觉,他心细到我难以想象得程度。摩托虽没有上过什么学,却有与生俱来的敏锐和谨慎。用摩托的话,像他们这种豁速度的人不心细早就没命了。

  在卖光掉绝大多数蝎子后,我接到一个来自潘家园宠物店老板的电话,他就是日后被我代号为迷笛的男孩儿。那是因为迷笛热爱摩托,热爱汽车,又是个贩子。他曾为拥有一辆宝马不惜以自杀、离家出走相逼,最终从母亲那里强求出一辆三系,从此开始了车行天下无处不牛逼的生活。迷笛无论走哪里都让人知道他有BWM,手机墙纸、信箱、聊天工具、T恤无不浓缩着b.m.w三个字母……

  迷笛找我说有人要高价收蝎子,要开车来,卖了他和一起分钱。我说都卖了只剩下蝎蜕,迷笛不相信非要眼见为实。结果轻飘飘地蝎子皮吹落迷笛赚一笔的可能,不过他很快又看到希望。问我,你卖蝎子干什么啊,肯定是卖了想买别的,要买什么我能帮你找!还有,蝎子都是小屁孩儿玩的,牛逼人不玩虫子。

  我告诉他现在思维真空,还不知道究竟什么宠物适合自己。迷笛灵感闪现,非要带着我去几个养动物的朋友家转转,断言去过后一定就知道买什么。

  坐在迷笛车里,他开始炫耀车技,告诉我原本是个“跑街高手”的。我摇摇头,你坐车里不用跑。迷笛哈哈大笑,跑街就是飙车。说着迷笛让我系好安全准备贴地飞行……

  迷笛的车先是穿行在环路,边开车边给我解释什么才是真正的“牛逼”。迷笛否定开赛车牛逼,他们之所以被人羡慕是因为很少有人在一个平台上进行对抗,而公路就不一样了,“别吹,就舒马赫来北京,我未必输给丫,不信叫他试试!孙子,我要是把丫办了就牛逼过海了!”

  迷笛手舞足蹈起来,他用青春莽撞驾驭速度和激情,在暴堵的高峰时段加速、刹车、超越。我在晕眩中努力抓住车后的抗议、谩骂,尖锐地喇叭声……迷笛陶醉于此,他充分享受着毛孔放大,冷汗直流的速度旅行,不停地感叹宝马就是不一样,德国制造牛逼都疯了,开日本车的都是傻逼,来一个办他们丫一个!

  我晕晕乎乎地听着迷笛畅想,心想怎么一下就跟他这么熟了,而“牛逼”这两字很巧妙地把他和摩托链接在一起。我依稀记得摩托也是“玩速度”的,不知道两人要是碰撞谁会更“纯情”?

  此刻,迷笛的锋芒似乎超过摩托。

  在一次最轻巧的刹车后,迷笛把车停下。我不知道他要带我看什么,迷笛说进门就知道了。他拿出电话,一扫路上的粗俗和轻狂,特别有礼貌地告诉对方我们来了。

  车库门打开,迷笛温柔地驶入,原来他也是能把车开得绅士。我跟着他后面,不声不响地走进电梯,上升到三层停下。我看着他,心里觉得很奇怪。

  香姐是迷笛以前客户,不少动物都是来自他店里。今天迷笛就是像我展示国际最流行的宠物蜥蜴绿鬣蜥。他告诉我,绿鬣蜥是美国爬虫领域最受欢迎的宠物之一,它生长迅速、长成后体型大,需要巨大的饲养空间。绿鬣蜥驯养后性情温和,是被用来做宠物饲养的最适宜物种。美国每年都从中、南美洲的鬣蜥养殖场进口大量的绿鬣蜥。在美国的每个宠物店里几乎都能找到绿鬣蜥,IG是iguana的缩写。

  香姐的IG经多年饲养已很壮观,它此刻正趴在客厅中央。我目测这个大家伙身长接近一米五。它有巨蜥的风范,更有恐龙遗迹,一扫我以前对食草动物的弱势观念。香姐年过四十因没孩子,所以照顾IG难掩母性情怀。我能感觉出香姐和这只蜥蜴见默契。

  迷笛笑呵呵地对她说,我朋友一直也想养个绿鬣蜥,就是不知道他们长大后什么样自己,今天才到您家给他放放毒。

  我诧异地看着迷笛,心想你也会像正常人一样说话。后来,我终于知道迷笛为什么绅士了。起初,香姐家的内敛豪华让我心静,站在一组摄影作品下,我不自觉地伸手触碰音响开关。

  迷笛悄悄地凑过来,先让我小心,又问我觉得这套如何?我点点头。他坏坏地说,香姐这个……里面一根线都要16万!于是,迷笛很享受我的震惊效果,更陶他有如此客户。

  香姐在不远处很耐心地给我讲解关于绿鬣蜥,说它们在野外主要吃各种叶子、嫩芽、花和果实。水分来源主要是食物,有时也喝在枝叶上的水滴,早上从栖息处 爬到容易晒到太阳的树枝上,晒数小时日光浴,把身体晒暖,然后在各处觅食。她在家努力营造这样的环境,好让他招呼先辈在自然界中的舒适和安逸。在野外的绿鬣蜥数小时吃饱后,继续爬到树枝上晒太阳,因为他们需要足够温度才能把食物消化掉。我会给他们提供必须得UV射线,尽管我自己常涂防晒霜。在太阳下山后,爬回栖息处睡觉。一整天活动中,它们一方面会提防比自己大的鬣蜥,一方面见到比自己小的鬣蜥就会去吓唬它。对于其他大的动物,都会认为是自己的猎食者。在发情期,雄鬣蜥会到处寻找雌鬣蜥来交配,而雌鬣蜥会尽量躲藏……

  我听着看着,并没有被这种最适合饲养的蜥蜴所吸引。但是我羡慕香姐和绿鬣蜥之间的和睦,它虽然冷血,但却能填补人类都无法提供的情感空白。我相信这是迷笛所看不到的,香姐和绿鬣蜥交换的眼神间,有种难以掩饰的伤感。

  在离开香姐家后,我告诉迷笛不喜欢绿鬣蜥这种脆弱宠物。我讨厌他们热爱阳光,也不屑草食性动物先天的乞怜状态。迷笛并不是失望,他牛逼哄哄地说老爷们多数不喜欢这个很正常。既然这样,他更要带我感受更凶更猛的诱惑。

  此后几天里,我又拜访了迷笛的几个朋友,香姐之后他带我去了一个养鸟的成功人士家里,这个叔叔级的大哥住郊区,很疯狂地把小别墅屋角切开了。他外接了房间一样的笼子,然后还装了一个自动门,如果遇到刮风下雨随时能够关闭。他养了很多珍稀的鹦鹉,壮观程度超过动物园。被迷笛誉为全世界最美丽鸟类——紫蓝金刚鹦鹉就有6只,总价超过他的车五倍。

  迷笛告诉我,这个咱们就是看看,养是不可能的了。首先她们太贵,其次她们太娇气,比女人还费劲儿。咱们伺候不起这些精灵,她们会因为你的冷漠而变得抑郁。一只身患抑郁症的鹦鹉会用嘴拔光漂亮羽毛,然后你养的就是天价小鸟变成无毛小粉鸡!况且,这种资产阶级的宠物对无产阶级永远是个梦,等有了能切房子的实力给住再考虑养鸟吧。

  后来我又近距离接触了巨蜥和鳄鱼,可仍旧找不到心灵相通的渠道。在一个猛男家里,他散养着数条凯门鳄、泰国鳄、扬子鳄,腿上和手腕都是咬伤。迷笛说这个哥们是做金融的,以前玩彩票,后来不过瘾改股票,结果股票也不来劲又上期货。期货现在也不来劲了,就弄一堆鳄鱼在屋子里。丫有时候穷得连小鱼都买不起,我还得开着车到处给他的鳄鱼买粮食。过去丫有钱时候,我没少切他,那条扬子我卖了他两万,其实我八百进的。

  我看着迷笛,他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立刻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哎呦,我把底都托了,以后还怎么卖你东西。我摇摇手指,意思是这些东西我都不太喜欢,让他尽情托底。

  迷笛逐渐放弃了想我卖动物的冲动。他袒露自己现在也很迷茫,无论是绿鬣蜥、巨蜥、鳄鱼、鹦鹉、水龟、蛙都没有一个能让他持久做下去。迷笛认为我和他现在的状态特别接近,只不过我寻找的是另一种伴侣,一个能带来安全和幸福感的冷血偶像。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经典男网名 夜莺的歌声
养蟒手记(第四章):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散文作者养蟒手记(第四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26、有些人
下一篇:青瓷花碗
养蟒手记(第四章)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