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位子,占位子

作者:占位子,占位子 来源:未知 2020-07-10   阅读:

1.占位子那事儿那可是我小时候最喜欢最爱干的事儿了。比方说,小时候在农村,乡村露天电影特别多,所以看电影的黄金位置紧俏,于是一个人早早就跑了去,寻了个绝佳的位置,搬

1.
  占位子那事儿那可是我小时候最喜欢最爱干的事儿了。比方说,小时候在农村,乡村露天电影特别多,所以看电影的黄金位置紧俏,于是一个人早早就跑了去,寻了个绝佳的位置,搬来几个大石头,三三两两稀拉拉地散落在地上,一屁股坐下去,得,这个位置就是我的,我占了!那股精气神儿真是谁谁谁要来给侵犯侵占那是绝不允许并且都是掷地有声理直气壮的。后来稍为长大一些的了,在外面念书,于是有机会坐上班车了,偶尔也有几次替同学们朋友们给占个座儿的经历也有是的。再稍大点,外出务工了,也偶尔常干这事儿。想不到的是,现在的我却依然对此热情不减,热衷不退的。现在至今回想起来还觉兀自可笑,一个人偷偷地在暗乐也。
  大前天是周末星期六。那个晚上大约九十点钟的样子,快要摆摊打烊收市的时候。旁边那个专卖手机电池的飞毛腿那小样儿正慢慢地踱过来,他很突然地向独坐在小凳子上的我一哈腰伸出猴瓜右手来要同我握手咧。嘿嘿。你说在一起摆摊练摊儿都大半年的了,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一日两日的了,平时我们见面了只是稍为互相点一下头而已,算是礼节性地打了招呼,然后各自各去忙自己的营生了。这次却来这么一次的非主场合非主次序的正式的正儿八经正儿八百的握手礼节性的握手动作,一定是有所企图有求于我的了。
  果然,我在小凳子上稍为一欠身稍微有点儿迟疑地在终于轻握了一个他的手之后,他一个大步跨过我那置放在地上的那幅横行霸道的签名画像之招牌,然后一个取捷径地右转身,呼地一下在我身侧给蹲了下来。可能是他一时间给蹲得过猛过快的罢,他那只肥大的屁股在两只小腿腿上颤微微地若离若即若即若离地碰撞着。
  这家伙,蹲下来之前也不用手将膝前上那裤腿儿往上给略为提一提的呀?就这样子直截了当干脆利落地一下子给蹲了下去!小心给开档裂裤春光乍泄走漏春光地哟!呵呵,我希望能在第一时间给听到他那开档裂裤之“滋溜”的好听吸引人之声音,但是很可惜,却没能没有一时如愿给听到。
  干,干什么呀?我佯装生气样,朝他右侧一肩膀略为轻挥了一招降龙十八掌之隔山打牛之隔衣打人。他便随后向后平沙落雁式,四仰八叉地坐在了冰凉的地上了。与此同时,也压倒了数株路旁的美化乔木了。这个鸟鸟家伙,平时看到一付生龙活虎的精明强干样儿,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还真是风吹杨柳般的弱不禁风的呀。
  AAA,干,干什么呀!飞毛腿满脸恼怒地从地上一咕噜爬起来,一边七手八脚地拍打着衣裤上的树叶与灰尘,一边牵拉着他那白裤上被给我弄脏的地方给我看,瞧瞧,看看!都是你干的好事儿?要你陪,要你洗!
  陪,没时间,陪你个死人头呀?我忍住了笑,继续装恼怒,经验告诉我,此时要忍住,不然的话,可能要遭到他疯狂报复与有力反击的哟。洗,有本事立马给脱下来,我洗你个白屁股呀。我似乎越说越气的样儿,白天害怕城管到处追赶,所以睡了一整天的觉,晚上刚出来摆练会儿,到现在还没有开张开市呢。现在心里头正窝火正着急正烦躁着,偏却遇上你这个小冤家扫帚星来。知道么?是你自己给撞在枪口上了,这可一时怨不得我,枪打出头鸟,明白么?你说,上哪里去上厕所蹲坑蹲位的不好,偏却找寻到我这里我这边来拉屎拉尿的来了?还让不让人给开个张做下生意混口饭吃呀?真是的。
  呵呵。飞毛腿又腾地一下,继续在我身边给蹲着。他的大嘴哈哈裂开笑着,满嘴大牙并不太黄并不太白也并不整齐地整齐着,似乎可以给挂在了耳朵上去似的。
  嘿嘿。他脸上呵呵地硬挤出几丝笑容来,一幅巴结讨好的模样儿。峰哥,想跟你商量一件事儿?
  哦。有啥事儿?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一伸左手,在他面前虚晃了一下,他以为我又要推他呢,慌忙举起双手来挡。却不经意被我声东击西的右手在他的左膀膀略为用力一拍一压,他那两片尖尖一如铁锹般的圆圆屁股又再一次毫不迟疑毫不客气地给亲吻到了地面上。
  你干吗啊?这是?他气得又是吹胡子又是瞪眼的,看来真的有些恼怒了。
  哦,没啥。我呵呵乐着,我叫你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呢。尽给我磨磨蹭蹭扭扭捏捏的,敢情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说不说?不说拉到,给我过一边去。别老在我这里给蹲着给耗着给赖着的上厕所。
  呵呵,那好。那我就直说了罢,他又再次强挤出几丝笑容来,明天星期天你先来帮我占个摆摊练摊儿的位子位置咋样?
  鸟。我说,我起早你却赖床做美梦享清福,没门儿!哥们儿,那对不起,你另请高明吧。
  峰哥哥,做一下好事的啦。他摇摆着我的右手臂笑,我知道你每个星期天都是起得绝早的,而我们却是睡懒觉给睡惯的了,到时害怕爬不起来的。你就随便给占个地儿,不要很大一块的位子位置的,2到3米长的空间,你知道的。
  哦,这个可难办的呀。我说,你也知道呀,每个星期六星期天城管是管不了的,这地儿可是寸土寸金的宝贵贵重的呀,我自己到时起不起得来还成问题呢,怎么能随便答应人呢。到时候却占不着位置来,岂不又是要听你的闲话,到时你会怪我一头的包呢。
  那也是。他站起身来搔了搔满头的狗毛卷毛儿,略为思考思索了一下,象是下定决心了似的,接着又蹲下来说,这样吧,到时候买一瓶饮料给你喝行不?
  切切。我鄙视,没喝过饮料呀?
  要不来一瓶红牛?他上前准备同我再次握手,好像满有把握生意成交在望似的,这次他所开列待遇非常之优厚条件非常之诱人,我肯定会一定会给最终动心答应下来似的。
  切切。我再次鄙视。没喝过红牛呀?
  那好,另外给你10块钱,外加一瓶红牛饮料。他声音显而易见地高分贝了起来,就像上次你卖了那块位子位置给那个卖衣服的一样,我也给你劳务费10块钱。
  嘿嘿,没见过10块钱呀。我干笑着。这是哪跟哪儿的呀,你话怎能如此这样之带着刺儿说呢?多难听。上次我是一是没有开张,二是那人自愿主动地要与我交换位子的呀,咱们可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再怎么说也跟你这个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儿,那是两码事情呗,我的同志哥呀,啊!
  呵呵,峰哥哥。他继续皮笑肉不笑。我这人心直口快,说话不经过大脑的,说错了可别往心里去哟。别生气,别生气。
  我已经往心里面去了。我愤愤然了起来。要是你,我没准儿会一分钱都不会要你的呢,你说,咱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这么久了,都这么忒熟的了,你好意思给,我却不好意思收呢。
  那是,那是。飞毛腿干笑继续着。他的圆脸正在努力地拉长着。一时间我都能听到他在努力大笑时拉响下颌骨的“嚓嚓”声音来。
  这样好了。我瞪了他一眼说,明早假若我能起得早起得来的话,那地儿就图你今天这个话儿,我或许就有可能也顺便替你一块儿给占了,但是到时不见得有位置的哟,你自己还是要早点起来看看。呵呵,我在跟他打预防针呢。
  呵呵,峰哥哥真的答应了?飞毛腿嘿嘿笑着,那笑比哭还难看,看来那位子一定是跑不了的。哈!
  
  2.
  操,真的不该就如此点头答应了飞毛腿那小子说帮忙给占位子的那话来。当晚回来后,我便草草地洗漱完毕之后,不敢再上电脑写些狗屁文章来,因为害怕第二天一大早起不来的呀,于是就立马上床却休息去了。
  后来也不知过了多久,忽地从梦中惊醒过来,突兀地想起应该起床去占位子了。于是趿拉着两片拖鞋,打开房门看天色。外面的天还是黑的,对面一家小餐馆门前有一个人正收拾着餐桌,也不知是晚上打烊时刻还是凌晨准备出台时间呢。
  迷糊地坐在床沿上好一会儿,才渐渐清醒过来,于是拿起床头边的小闹钟一看,哇,才凌晨2点多钟咧。难怪天还是乌七八黑地漆黑一团乌黑一片呢。心里想,或许别人不会起如此早给占位置的吧,时间还早呢,还是继续在温柔乡里躺一躺的罢。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关键词: 经典昵称 走过冬季
占位子,占位子: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散文作者占位子,占位子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一篇:两棵树
占位子,占位子相关文章
栏目最新
占位子,占位子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