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侍》影评观后感

作者:《死侍》影评观后感 来源:未知 2020-07-17   阅读:

《死侍》影评观后感死侍是什么?死侍是一个打破沉闷常规的结果。死侍是人们开始怀疑时间的一成不变与千篇一律后,制造出的一个让时间燃烧的突破。死侍是一个

《死侍》影评观后感

死侍是什么?死侍是一个打破沉闷常规的结果。

死侍是人们开始怀疑时间的一成不变与千篇一律后,制造出的一个让时间燃烧的突破。

死侍是一个生活在枯燥之外的神奇存在。


在尚未雕琢的璞玉时期,他已是超乎常规的。死侍原名韦德·温斯顿·威尔逊(Wade Winston Wilson),是一名小鸟一样快乐的雇佣兵,从事着为国打仗或杀人收钱一类的诡异工作。

虽然工作之余偶尔也替人打抱不平充值信仰……但这绝对不是一个适合被改造为超级英雄的常规岗位,尤其在电影版将他刻画为一名职业杀手的前提下。

很可能会有人从电影院里跳出来大叫——什么?一个杀人为业的家伙,凭什么成为英雄?

虽然人家也不是很想做英雄……好吧,但不可否认的是,无论死侍自己怎么想,他永远是广义上的英雄。

但只有韦德才能成为死侍。我不是说在座的各位,我是说其他所有角色,都不可能成为死侍。

韦德聪明又疯狂。他可以行侠仗义、也可以碾压任何道德法规。他充满所有欲望,也一度可以把任何东西都置之度外。他见过异常极端激烈的事,他变态起来常人连看都不敢看。但他的内心深处保有纯洁的本真,比任何人都良善。

不遵循任何规则的同时又具备所有规则,他就是规则本身。他有资格建立起自己的规则了。
那次韦德终于走投无路,是癌症带他来到了这一步。就像许多人都会遇到的一个曾以为过不去的坎。

是的,许多人都会遇到艰难的时刻,他们也许会选择去做自己平日里根本不敢做的事以求闯出困境,也许会努力努力再努力、加油加油再加油,以期有朝一日突出重围。

韦德选择了前者,他愿意去做一个试验品,接受英雄改造,以求治好癌症。

结果你猜怎么着?

他成为了一个实验失败品。癌症是治好了,但他的容貌被永久毁灭。这太可怕了,毕竟他以前还是长得不错的。
是的,一个在主线剧情中一点一点一点都不重要的司机。

换一个司机,换一种拍摄方法,这个角色根本完全彻底不用出镜,最多摄影机一扫而过,这部电影的主线故事一样可以一字不落地讲完。

但这个对主线剧情根本没有任何用的司机,在电影的开头与高潮处分别出现了数分钟,有数个特写,甚至自己为自己演了一个完整的支线故事。

你以为导演为什么这样干?

因为这个角色就是本片的艺术理想的化身。

如果说死侍一定要举个牌子,上面写“我意义重大,我阐述了时间的爆炸与宇宙真理”,才能让观众明白整部电影的艺术理想。那么印度司机就是那个牌子。

本片开头不久死侍曾对印度司机说过这一段话:

“我明白今天坐你的车意义何在了!

“是爱……当你找到了爱,整个世界都是美好的鲜花气息,所以你必须抓住你的爱,抓紧!

“否则整个世界就变成……那气味就像两个流浪汉在X一只装满小便的鞋子。”

这段台词表达了两点。

其一,我们每天所做的每件事每个时间都可能是意义非凡的,包括看似随机的打车,也完全可能改变司机的一生、变得意义重大。这一点取决于你有没有去寻找与实现那个意义。

但你我都知道,在现实中,消极、疲惫、冷淡、自以为是怨天尤人,“意义”的敌人无处不在。如果你想让时间具有意义,不仅需要纯洁善良的灵魂,还需要超乎寻常的关注力与思维能力。例如说,像死侍那样疯狂转动的大脑。

死侍为什么对人们来说意义非凡,难道跟他用大量篇幅跟观众/读者说话毫无关系吗?——死侍的意义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他对旁人的关注,取决于人们获得的被注意感,这同样是他推动自己的剧情的一种方法。

关注他人、创造意义,这两件事组成了一个过程,这过程是现实中最缺乏的东西之一,也是让现实变得令人兴味索然的原因之一。

这时你可以看到,死侍这个角色其实是一个理想主义,不仅是某个人的,而且是全人类的。这是死侍这个角色本身与整部电影最重要的艺术理想之一。

其二,(这时你大概已经忘了还有其二……),咳咳,是有的。

这段话表达的另外一个内容是什么——它指出了我们永远需要坚持的宇宙最重要的东西之一。

是爱。

韦德已经是死侍了,他拥有超乎常人的愈合能力,他几乎是不死的(后来他真的不死了),他拥有一个不停烟花盛开的大脑,他生活在黑暗与艰苦之中,身负血海深仇。

在这个时候,他唯一选择去维护的,也是挑起一切战斗的原因,是爱。

不仅全片整个剧情说明了这一点,韦德对司机所说的话中也明确指出了这一点:爱是可以改变全世界的最重要的东西。

你看,这司机的作用真心是个提示牌嘛。

嗯,本片的艺术理想到这里还没完……怎么讲,单看这部电影,提姆·米勒真心是个理想有点多的导演。

在本片的高潮处,司机又出现了。这次他的任务依然是……做提示牌。

司机第二次出现,绑了他的情敌并把他塞进车里。死侍虽然表面上不支持他的行为,暗地里却提示“绑架她”。

这一剧情是哪一段剧情的提示牌呢。

是这样的,我们来从头理理。弗兰西斯派人招募了死侍,对他说得很清楚,可以治愈他的癌症。也讲得很明白——并且能为他带来特异功能。

连小白鼠都知道这种尖端科学是有风险的,讲真,即使是成熟的医疗技术,大部分也是有风险的,我们的韦德本来就很聪明,当然他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改造失败后,对韦德百般折磨,确实不太讲道义,但他们实验之前也没有规定内容与细节,也就是说,也许可以包含这些折磨。

重点是,死侍恨弗兰西斯,主要原因是毁容,并不是更可恶的折磨。弗兰西斯当然没有承诺过不会毁容。我们大家也都知道改造一定是有风险的。

死侍找弗兰西斯,是为了让后者为他恢复容貌,也就是说,他是有求于人,而且这个请求并不是特别恶劣的。

一个人为什么要为一个不是特别恶劣的请求而杀了许多许多人?

弗兰西斯身为本片最大的反派,他真正是整个事件的过错方吗?

弗兰西斯承诺治愈韦德的癌症,并增强他的个人能力,他兑现了他的诺言。虽然出现了副作用,但是既然很大一部分医疗行为都可能带来风险或副作用,对于这次副作用的定性应该是什么——是“邪恶”的吗?是“不恰当”的吗?哇哦,到这里我几乎要想起快播那句“技术是没有原罪的”。

——为什么要像有血海深仇一般杀了弗兰西斯?

这跟司机绑架他的情敌的关系是什么呢,那么我要问几个问题了——

一个人为什么要为一个并不恶劣的请求,而做出绑架这种极其恶劣的行为?

情敌身为司机最大的眼中钉,他真正是三者感情的过错方吗?

为什么要像有血海深仇一般绑了情敌和喜欢的人?

这时我们可以看到,整部电影的内容,和司机在高潮时段所做的内容,其实本质上是一样的。司机就是这部电影的艺术理想的提示牌,或者说缩影。

好的,现在我们找到了剧情中埋藏的问题,我们也知道,导演特别安排司机演这一段,一定是为了提示大家注意到其中深藏的艺术理想,但这艺术理想到底是什么……真正不容易找到答案。

首先,我们可以注意到,剧情中存在的这三个问题,凸出体现的是以下两个冲突:

“自行判断”与社会公认的“公平判定”之间的冲突、法制与私刑的冲突。

有了这一个初步结论,我们可以比较容易得出其中想要表达的艺术理想,应该是……

“相信你所判断的善恶对错,放手去做。不要相信那些冷冰冰的规则与条款,那只是聪明的恶人做坏事、逃脱惩罚的工具。

分享给小伙伴们:
《死侍》影评观后感: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 请联系本网立即做出处理,谢谢。
当前位置:散文阅读 > 小散文《死侍》影评观后感转载请注明出处。
《死侍》影评观后感相关文章